生死之交

    作者:杜曼乐园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3560 添加时间:2013/6/25 9:39:00

    【动物世界大百科】生死之交 

      
      在人类社会中,常用生死之交,来形容朋友之间的深厚友情。那么,在动物世界里,有没有这种友情呢?  
      这是个叫人无法回答的难题,因为动物不会讲话,它们不会向你叙述它们之间的种种恩恩怨怨,奇闻轶事。这个难题,只有靠人类自己去观察,去推理,去猜测。——即使看到了,也难下结论。  
      这里讲的,是一个猎人亲眼目睹的事。这里只能记下他所见到的情景,至于结论,还是让读者自己去思考吧。  
      京太郎是个猎手,他住在雾岛山脚下。他捉到了一只母野鸡,没舍得吃,也没舍得卖,就养了起来。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养鸡了,鸡笼子被扔在一边,放了很久。这次,他把鸡笼子找出来,用它装野鸡。  
      麻雀们飞到鸡笼里吃食时,这只母野鸡非常生气。它常常扑楞着翅膀,把麻雀们赶跑。  
      转眼半年过去了,野鸡仍然没有习惯这里的生活。京太郎每次去给它送食,它还是吓得四处乱飞,在铁坠网上跳来跳去,惊恐不安。  
      后来,京太郎发觉,院子里飞来了一只山鸠,它经常在笼子周围飞来飞去。  
      鸡笼前有一棵大栗子树。不久,山鸠搬到那棵树的树枝上来住了。它从早晨到晚上,“咕咕”地叫个不停。最近,它又慢慢地开始在笼子前走动,最长时,能在那里待一个钟头。  
      山鸠和平常饲养的鸽子不同,一般它不接近人家,也从未见过有在鸡笼子前走动的事儿。所以,京太郎感到奇怪,他开始留意这只山鸠,每天观察它的行动。  
      有一天,京太郎坐在窗口,看见山鸠扑楞楞地从树上飞下来,落在铁丝网前。这时,野鸡正在笼子里吃食。它一看山鸠,叼在嘴里的食物一下子掉在地上。它又把掉下的食物啄起来,放下。再啄起来,再放下,重复了几遍。  
      与此同时,它还从嗓子里发出“咯、咯咯咯”的叫声。这个动作特别像母鸡唤小鸡雏吃食的样子。  
      京太郎感到很有趣,就站着不动,仔细观察。他发现,这时山鸠显得非常兴奋。它一边扑打翅膀,二边向铁丝网撞去。野鸡似乎吃了一惊,它挺着脖子,盯住在扑打翅膀的山鸠,呆楞了好半天。突然,它衔起食物,一摇一晃地跑向山鸠。从铁丝网的空隙把尖嘴伸了出去。  
      京太郎大吃一惊。啊,原来,野鸡叼着食物,是想把嘴伸出去喂山鸠啊。  
      山鸠呢,就像小鸡雏一样,张开大嘴,接过了送来的食物。  
      野鸡接着又反复地取了五六次食物,一一地喂给山鸠。  
      京太郎对此百思不解。为什么那些麻雀来笼子里取食时,立刻就会被它赶走?而这只山鸠为什么却受到野鸡的接待呢?  
      京太郎再仔细地观察,发现这只山鸠的硬嘴破了,不知在什么时候受了伤,它自己不能叼取食物,所以到这儿向野鸡讨食吃了。  
      野鸡呢,它并没有因为山鸠跟它长得不一样而拒绝它,它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它。京太郎看到这儿,不由感到,鸟类也有同情心啊。  
      故事到此,刚刚开始。京太郎发觉这两只鸟的感情一天比一天加深。正当他想继续观察时,野鸡不见了。看来是晚上的大风把鸡笼子的顶盖吹掉了,那只野鸡飞到树林里去了。从此,在那附近,再也没见到野鸡和山鸠的影子。  
      京太郎也就渐渐把两只鸟儿忘了。  
      过了几个月,京太郎手痒痒的,又进山打猎了。  
      那是雪后的一天,天气晴朗,鸟类和野兽的脚印留在白色、柔软的雪地上。对于猎人来说,是个狩猎的好日子。  
      这一天,京太郎打到了三只公野鸡和两只兔子。野鸡的尾巴非常漂亮,长长的,像雨后的彩虹。这是近日来收获最大的一次。  
      夕阳西下,京太郎背着猎物,高高兴兴地往家里走,这时,跟着他的猎狗突然兴奋起来,不停地摇晃着尾巴,随后,向一片草地里窜去。凭着多年的狩猎经验,京太郎马上意识到附近有猎物。他顿时打起精神,端起猎枪,朝猎狗的方向追去。他没跑出二十米远,便听到有“扑棱扑棱”的声音。响声很大,原来那里有一只肥大的野鸡。  
      这只母野鸡的藏身之处被猎狗发现,它慌慌张张地飞起来了。  
      京太郎知道,这当儿,绝对不能慌手慌脚。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地抬起枪口,瞄着直线飞去的野鸡的后影。准星对上了野鸡。这时候猎人的心情,是最兴奋的。他开始用手勾住枪机。只要他手指一勾,野鸡肯定会成为他的战利品。就在这紧要关头,忽然传来“叭啦、叭啦”的拍打翅膀声。有一个东西贴着他的前额飞了出去。他猛的一惊,不由“啊”的一声,随着“砰”  
      的一声,枪响了。可他连野鸡的边都没沾上。野鸡朝着夕阳西下的山谷飞去,一点点消失了。京太郎仔细青看,从它额头前飞过的是只山鸠。京太郎呆呆地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想起了什么似的,自言自语道:“噢,那家伙是从我家跑走的野鸡。另一个就是那只常去的山鸠。啊!没错儿,肯定是这样!”  
      看样子,从逃走后,野鸡和山鸠还一直友好地生活在一起。说不定,刚才两只鸟正在草丛里寻找食物。京太郎并不明白的是,那只山鸠的动作是被野鸡的声音惊动了,因而惊慌失措地从他面前飞过呢,还是为了帮助野鸡逃走,故意地那样飞过来的?这是个谜!  
      对这两只鸟的反常动作,京太郎想了许多。但最终还是深深地感到:“多亏没打中野鸡。”一想到两只不同种类的鸟会和睦地生活在一起,京太郎的心里,不禁充满了一种同情、怜悯、乃至一种羞愧感。  
      从此.京太郎就很少上山打猎了。他改采药材为主。有人问他,为什么把猎枪放在那儿不用,他总是笑笑,说自己年纪大了,眼不听使唤了。其实在他心里,时常想到那两只鸟儿,想到它们之间的友情,想到它们的生死之交。  
      (王林生)       

    [1] [2] [3] [4]  下一页

    本页网址:http://www.chinaduman.com/zt/tonghua/show-id-4344.shtml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加载中 ...
    网友评论:
    已有条评论,共3561人参与,点击查看
    用户签名: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