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神话》第八章 看不见你的人是最伤害你的人——光明与黑暗之孪生神

    作者:杜曼早教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3233 添加时间:2012/10/24 15:25:00

    《北欧神话》第八章 看不见你的人是最伤害你的人——光明与黑暗之孪生神


    光明之神博德和黑暗之神霍都是奥丁与芙丽嘉所生的一对孪生兄弟。这对双生子在形体相貌、言行举止上的差别就像光与暗一样截然不同。霍都一生下来就是双目失明的黑暗之神,自闭、冷漠、抑郁,整天独自一人躲在黑暗的角落里。他是一个有社交恐惧症和失语症的神,就像在潜伏期内的病毒一样,众神平时很难看到他的身影。而他的兄弟光明之神博德则是众神之中最具亲和力、最宽厚仁慈、最帅气善良的神。在人、神、魔三界中没有谁不崇敬他,没有谁对他有一丝敌意。他浑身散放着至柔至圣的光芒,他用博爱润泽世间万物,他爱人人,而人人亦爱他。
    俊美的博德总是无忧无虑,随时都面带温和纯真的微笑。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变得闷闷不乐起来,神采奕奕的眼睛变得黯淡无光,脸色也无比憔悴,行走时轻快的步伐也变得滞重起来。乐天派的他的反常举动让众神开始不安和担心起来。
    奥丁和芙丽嘉看到爱子形神憔悴,就亲切地询问他为何忧郁沮丧。父母再三追问,博德为了不让父母在猜测中被不安所困扰,就实情相告:“过去每天晚上我都睡得很踏实。但近来我入睡后老是连续不断地做噩梦。虽然醒来后记不清噩梦的细节,但平时心中总充斥着从噩梦中延续而来的恐怖感。这种感觉我无法用言语形容,它让我魂不守舍,焦躁不安,精神萎靡。虽然我如此爱世人世物,但我总觉得会被什么东西伤害。”
    奥丁和芙丽嘉听了爱子无奈痛苦的表白,顿时也不安起来,但还是宽慰博德道:“你是世界万物之至喜至爱,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东西伤害你啊?有爹娘在此,休要再担心了。”
    奥丁夫妇听了博德所说,认为博德的生命正受到威胁,于是决定尽早采取预防措施,防患于未然。芙丽嘉派她所有的侍女奔赴寰宇之四面八方,从接近宇宙空间的大气层边沿到深不可测的海底。要她们叮嘱所有生物甚至无机物,要它们立下誓言绝不伤害博德。由于世间万物都敬爱博德,在侍女们要它们立誓时,它们都宣誓绝不伤害博德。只有瓦哈拉神殿外一棵橡树上的寄生植物槲寄生是个例外,因为侍女们觉得如此柔弱稚嫩的植物不可能伤害体格强健的博德,所以就没让它立誓。而芙丽嘉在侍女汇报工作后,也觉得很放心,不再担心爱子会遭受伤害。
    虽然万物都宣誓不伤害博德,但这个光明之神每晚依然受着噩梦的折磨。奥丁觉得事情绝不简单,他决定去冥界请教一位已死的女预言家。他骑上八足神骏斯普莱尼尔,来到了死亡女神海拉的地盘,准备找到长眠于此的女预言家瓦拉询问儿子的命运。
    奥丁经过冥王海拉宫殿前时,这里正在大摆宴席。宴席的规格和排场是超豪华的,桌椅上铺着绒绣,饰着金环,金樽玉盏,水陆杂陈,果蔬齐备,似乎在等待某位贵客的来临。奥丁看在眼里,但没有为此停留,连跟海拉都未碰面就直奔瓦拉的墓地。瓦拉在此已经长眠多年,从来没有人敢来打扰她。奥丁念起了鲁纳文的咒语,瓦拉从棺材中缓缓坐起来,惊问道:“是谁惊扰了我的漫漫长梦?”
    奥丁隐瞒自己的身份答道:“我叫维克坦,是一个粗通鲁纳文的凡夫。死亡女神海拉在此大摆盛宴是要款待谁啊?”
    瓦拉毫不犹豫地答:“海拉要款待的这个贵宾就是光明之神博德!他命中注定要被自己的孪生兄弟—— 那盲目的霍都杀死!可惜啊!无奈啊!”
    虽然瓦拉的回答证实了奥丁所担心和惶恐的事,但奥丁还是如被雷劈了一样震惊。他深呼吸了一下,压住自己强烈的情绪问道:“那谁会为博德报仇啊?”
    瓦拉答道:“严冰大地之女神琳达将和奥丁生下一个复仇之子瓦利。他出世后就不洗脸,不洗澡,不梳头,直到身怀利刃在神殿中报了博德之仇。”
    奥丁认为霍都双目失明,怎有能力弑兄,背后必有人指使。他很想问谁是幕后主谋,但他怕这样问后自己的伪装身份会被识破,就旁敲侧击道:“那谁将不愿为博德之死哭泣啊?”
    瓦拉还是对这个自称维克坦的人的话产生了怀疑,此人作为人类为什么会如此在意光明之神的命运?她仔细推算维克坦的来历,知道了来人就是众神之王奥丁。于是瓦拉猛然睁开眼睛,答非所问地讲述了很长的一段预言诗。她在诗中讲述了奥丁出世前世界的格局,还讲述了世界的发展走向,并预言了这个世界的毁灭和重生,说世界的毁灭是因为洛基带领他的三个异形子女和霜巨人与众神开战。她没有说谁是杀死博德的幕后真凶,但却预言了博德会随着新世界而重生。
    瓦拉吟唱完预言长诗后道:“今后再也没有人能再让我复活了,我要在这里躺着等待世界末日的到来。”说完就不发一言地躺回了棺材里。
    奥丁听罢预言,知道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之事,是不可违抗的,只好回到了阿斯加德。虽然他知道爱子不久将从他眼前逝去,此生无缘再见,但想到博德会在未来获得重生,他心里又稍微好受了一点。奥丁一踏入阿斯加德的大门,芙丽嘉就兴冲冲地告诉他:“世间万物已经发誓不伤害博德了!”
    阿斯加德的伊达沃特平原上有一座游乐场,众神经常在那里玩一种叫掷金饼的游戏。自从博德有了抑郁症后,众神再也没有了玩游戏的闲心。当芙丽嘉的预防计划成功实施时,欣喜万分的众神们又开始奔赴游乐场玩起掷金饼来。到后来有人提议,既然博德不会被任何东西伤害,何不拿他当靶子试试。博德也觉得这个新玩法很刺激,欣然同意了。他独自一人站在游乐场中间,众神用各种武器和物体向他投去,但无论他们瞄得多么准,投得多么有力,这些武器和物体都无法击中博德。众神发现这比掷金饼好玩多了,就乐此不疲地找来身边的各种物体向博德投去,以此作为对博德刀枪不入的试验。
    芙丽嘉坐在自己宫中听到外面一浪又一浪的笑声,觉得非常奇怪。这时,她看到窗前有个侍女经过,就叫住她问道:“众神为何而笑啊?”
    这位侍女正是洛基的化身。洛基很反常地没有在游乐场和博德玩耍,他十分嫉妒受众神欢迎的博德。现在世间万物都不能伤害他,而且众神都像众星捧月一样围着他,而对自己却像绕开垃圾车一样避之不及,洛基就更恨博德入骨了。洛基见芙丽嘉问及此事,便答:“众神在向博德投掷刀、枪、剑、矛,并射箭投石,但博德微笑着站在那任凭他们进攻。无论谁掷出的武器都无法碰到他,所以众神大笑不已。”
    芙丽嘉听了很满意,一边编织云彩一边笑道:“那当然了,万物都要光明,而博德是光明之神,他是这世间不可或缺的神。世上的一切都已发誓不伤害他,投他不中是很自然的事。”
    洛基装着对此话听得很入神,然后顿了顿问道:“博德的性命关系到世间万物能否被光明泽被,如有闪失可不是儿戏啊!你真的确定万物都立誓不伤害他?”

    [1] [2] [3] [4]  下一页

    本页网址:http://www.chinaduman.com/zt/tonghua/show-id-3206.shtml
    分享到:
    最新评论
    加载中 ...
    网友评论:
    已有条评论,共3234人参与,点击查看
    用户签名: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