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一志第十一

作者:房玄龄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3177 添加时间:2013/2/25 14:53:32
加载中...

  古者婚冠皆有醮,郑氏醮文三首具存。

  升平八年,台符问"迎皇后大驾应作鼓吹不"。博士胡讷议:"临轩《仪注》阙,无施安鼓吹处所,又无举麾鸣钟之条。"太常王彪之以为:"婚礼不乐。鼓吹亦乐之总名。《仪注》所以无者,依婚礼。今宜备设而不作。"时用此议。

  永和二年纳后,议贺不。王述云:"婚是嘉礼。《春秋传》曰:'娶者大吉,非常吉。'又《传》曰:'郑子罕如晋,贺夫人。'邻国犹相贺,况臣下邪!如此,便应贺,但不在三日内耳。今因庙见成礼而贺,亦是一节也。"王彪之议云:"婚礼不乐不贺,《礼》之明文。《传》称子罕如晋贺夫人,既无《经》文,又《传》不云礼也。《礼》,取妇三日不举乐,明三日之后自当乐。至于不贺,无三日之断,恐三日之后故无应贺之礼。"又云:"《礼记》所以言贺取妻者,是因就酒食而有庆语也。愚谓无直相贺之体,而有礼贶共庆会之义,今世所共行。"于时竟不贺。

  穆帝纳后欲用九月,九月是忌月。范汪问王彪之,答云:"礼无忌月,不敢以所不见,便谓无之。"博士曹耽、荀讷等并谓无忌月之文,不应有妨。王洽曰:"若有忌月,当复有忌岁。"

  太元十二年,台符问"皇太子既拜庙,朝臣奉贺,应上礼与不?国子博士车胤云:"百辟卿士,咸预盛礼,展敬拜伏,不须复上礼。惟方伯牧守,不睹大礼,自非酒牢贡羞,无以表其乃诚,故宜有上礼。犹如元正大庆,方伯莫不上礼,朝臣奉璧而已。"太学博士庾弘之议:"案咸宁三年始平、濮阳诸王新拜,有司奏依故事,听京城近臣诸王公主应朝贺者复上礼。今皇太子国之储副,既已崇建,普天同庆。谓应上礼奉贺。"徐邈同。又引一有元良,庆在于此。封诸王及新宫上礼,既有前事,亦皆已瞻仰致敬,而又奉觞上寿,应亦无疑也。

  江左以来,太子婚,纳徵礼用玉璧一,兽皮二,未详何所准况。或者兽取其威猛有班彩,玉以象德而有温润。寻珪璋亦玉之美者,豹皮采蔚以譬君子。王肃纳徵辞云:"玄纁束帛,俪皮雁羊。"前汉聘后,黄金二百斤,马十二匹,亦无用羊之旨。郑氏《婚物赞》曰"羊者祥也",然则婚之有羊,自汉末始也。王者六礼,尚未用焉。是故太康中有司奏:"太子婚,纳徵用玄纁束帛,加羊马二驷。"

  武帝泰始十年,将聘拜三夫人、九嫔。有司奏:"礼,皇后聘以谷珪,无妾媵礼贽之制。"诏曰:"拜授可依魏氏故事。"于是临轩,使使持节兼太常拜三夫人,兼御史中丞拜九嫔。

  汉魏之礼云,公主居第,尚公主者来第成婚。司空王朗以为不可,其后乃革。太元中,公主纳徵以兽豹皮各一具礼,岂谓婚礼不辨王公之序,故取兽豹以尊崇其事乎!

  《礼》有三王养老胶庠之文,飨射饮酒之制,周末沦废。汉明帝永平二年三月,帝始率群臣躬养三老五更于辟雍,行大射之礼。郡国县道行乡饮酒于学校,皆祠先圣先师周公孔子,牲以太牢。孟冬亦如之。及魏高贵乡公甘露二年,天子亲帅群司行养老之礼。于是王祥为三老,郑小同为五更。其《仪注》不存,然汉礼犹在。

  武帝泰始六年十二月,帝临辟雍,行乡饮酒之礼。诏曰:"礼仪之废久矣,乃今复讲肄旧典。"赐太常绢百匹,丞、博士及学生牛酒。咸宁三年,惠帝元康九年,复行其礼。

  魏正始中,齐王每讲经遍,辄使太常释奠先圣先师于辟雍,弗躬亲。及惠帝明帝之为太子,及愍怀太子讲经竟,并亲释奠于太学,太子进爵于先师,中庶子进爵于颜回。成、穆、孝武三帝,亦皆亲释奠。孝武时,以太学在水南悬远,有司议依升平元年,于中堂权立行太学。于时无复国子生,有司奏:"应须复二学生百二十人。太学生取见人六十,国子生权铨大臣子孙六十人,事讫罢。"奏可。释奠礼毕,会百官六品以上。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