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三十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作者:司马迁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7510 添加时间:2013/2/21 16:57:52
上一篇/ 最后一篇
加载中...

  乐者,所以移风易俗也。自雅颂声兴,则已好郑卫之音,郑卫之音所从来久矣。人情之所感,远俗则怀。【集解】:徐广曰:“乐者所以感和人情。人情既感,则远方殊俗莫不怀柔向化也。”比乐书以述来古,【索隐】:案:来古即古来也。言比乐书以述自古已来乐之兴衰也。作乐书第二。
  非兵不彊,【索隐】:案:此律书之赞而云“非兵不强”者,则此“律书”既“兵书”也。古者师出以律,则凡出军皆听律声,故云“闻声效胜负,望敌知吉凶”也。非德不昌,黄帝、汤、武以兴,【索隐】:黄帝有版泉之师,汤、武有鸣条、牧野之战而克桀、纣。桀、纣、二世以崩,可不慎欤?司马法所从来尚矣,【正义】:古者师出以律,凡军出皆吹律听声。律书云“六律为万事根本,其於兵械尤所重。望敌知吉凶,闻声效胜负”。故云“司马兵法所从来尚矣”乎?太公、孙、吴、王子【集解】:徐广曰:“王子成甫。”能绍而明之,切近世,极人变。作律书第三。
  律居阴而治阳,历居阳而治阴,律历更相治,间不容翲忽。【索隐】:案:忽者,总文之微也。翲者,轻也。言律历穷阴阳之妙,其间不容丝忽也。言“翲”,恐衍字耳。正义翲,匹遥反,今音匹沼反。字当作“秒”。秒,禾芒表也。忽,一蚕口出丝也。言律历相治之间,不容比微细之物也。五家之文怫异,【索隐】:怫音悖,一音扶物反。怫亦悖也。言金木水火土五家之文,各相悖异不同也。【正义】:五家谓黄帝、颛顼、夏、殷、周之历,其文相戾,乖异不同,维太初之元论历律为是,故历书自太初之元论之也。维太初之元论。作历书第四。【集解】:徐广曰:“论,一作‘编’。”

  星气之书,多杂禨祥,不经;推其文,考其应,不殊。比集论其行事,验于轨度以次,作天官书第五。
  受命而王,封禅之符罕【集解】:徐广曰:“一云‘答应’。”用,用则万灵罔不禋祀。追本诸神名山大川礼,作封禅书第六。
  维禹浚川,九州攸宁;爰及宣防,决渎通沟。作河渠书第七。
  维币之行,【索隐】:维弊之行。上弊音“币帛”之“币”,钱也。以通农商;其极则玩巧,【索隐】:杬巧,上五官反;下苦孝反。并兼兹殖,争於机利,去本趋末。作平准书以观事变,第八。
  太伯避历,江蛮是適;文武攸兴,古公王迹。阖庐弑僚,宾服荆楚;夫差克齐,子胥鸱夷;信嚭亲越,吴国既灭。嘉伯之让,作吴世家第一。
  申、吕肖矣,【集解】:徐广曰:“肖音痟。痟犹衰微。”【索隐】:案:徐广注肖音痟,痟犹衰微,其音训不可知从出也。今案:肖谓微弱而省少,所谓“申吕虽衰”也。【正义】:肖音痟。吕尚之祖封於申。申、吕後痟微,故尚父微贱也。尚父侧微,卒归西伯,文武是师;功冠群公,缪权于幽;【集解】:徐广曰:“缪,错也,犹云缠结也。权智潜谋,幽昧不显,所谓太公阴谋。”【索隐】:案:缪谓绸缪也,音亡又反。又谓太公绸缪,为权谋於幽昧不明著,谓太公之阴谋也。□正缪音武彪反。言吕尚绸缪於幽权之策,谓六韬、三略、阴符、七术之属也。番番黄发,【集解】:番音婆。毛苌云“番番,威勇武貌”也。案:黄发,言老人发白而更黄也。爰飨营丘。不背柯盟,桓公以昌,九合诸侯,霸功显彰。田阚争宠,姜姓解亡。【集解】:徐广曰:“阚,一云‘监’。解,一作‘迁’。”嘉父之谋,作齐太公世家第二。
  依之违之,周公绥之;愤发文德,天下和之;辅翼成王,诸侯宗周。隐桓之际,是独何哉?三桓争彊,鲁乃不昌。嘉旦金縢,作周公世家第三。
  武王克纣,天下未协而崩。成王既幼,管蔡疑之,淮夷叛之,於是召公率德,安集王室,以宁东土。燕之禅,【索隐】:谓王哙禅其相子之,後卒危乱也。乃成祸乱。嘉甘棠之诗,作燕世家第四。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