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二十一 儒林列传第六十一

作者:司马迁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2271 添加时间:2013/2/21 16:57:46
加载中...
  兰陵王臧既受诗,以事孝景帝为太子少傅,免去。今上初即位,臧乃上书宿卫上,累迁,一岁中为郎中令。及代赵绾亦尝受诗申公,绾为御史大夫。绾、臧请天子,欲立明堂以朝诸侯,不能就其事,乃言师申公。於是天子使使束帛加璧安车驷马迎申公,弟子二人乘轺传从。【集解】:徐广曰:“马车。”至,见天子。天子问治乱之事,申公时已八十馀,老,对曰:“为治者不在多言,顾力行何如耳。”是时天子方好文词,见申公对,默然。然已招致,则以为太中大夫,舍鲁邸,议明堂事。太皇窦太后好老子言,不说儒术,得赵绾、王臧之过以让上,上因废明堂事,尽下赵绾、王臧吏,後皆自杀。申公亦疾免以归,数年卒。

  弟子为博士者十馀人:孔安国至临淮太守,【集解】:徐广曰:“孔鲋之弟子襄为惠帝博士,迁为长沙太傅,生忠,忠生武及安国。安国为博士,临淮太守。”周霸至胶西内史,夏宽至城阳内史,砀鲁赐至东海太守,兰陵缪生【索隐】:缪音亡救反。缪氏出兰陵。一音穆。所谓穆生,为楚元王所礼也。至长沙内史,徐偃为胶西中尉,邹人阙门庆忌【集解】:汉书音义曰:“姓阙门,名庆忌。”为胶东内史。其治官民皆有廉节,称其好学。学官弟子行虽不备,而至於大夫、郎中、掌故以百数。言诗虽殊,多本於申公。
  清河王太傅辕固生者,齐人也。以治诗,孝景时为博士。与黄生争论景帝前。黄生曰:“汤武非受命,乃弑也。”辕固生曰:“不然。夫桀纣虐乱,天下之心皆归汤武,汤武与天下之心而诛桀纣,桀纣之民不为之使而归汤武,汤武不得已而立,非受命为何?”黄生曰:“冠虽敝,必加於首;履虽新,必关於足。何者,上下之分也。今桀纣虽失道,然君上也;汤武虽圣,臣下也。夫主有失行,臣下不能正言匡过以尊天子,反因过而诛之,代立践南面,非弑而何也?”辕固生曰:“必若所云,是高帝代秦即天子之位,非邪?”於是景帝曰:“食肉不食马肝,【正义】:论衡云:“气热而毒盛,故食马肝杀人。又盛夏马行多渴死,杀气为毒也。”不为不知味;言学者无言汤武受命,不为愚。”遂罢。是後学者莫敢明受命放杀者。
  窦太后好老子书,召辕固生问老子书。固曰:“此是家人言耳。”【索隐】:此家人言耳。服虔云:“如家人言也。”案:老子道德篇近而观之,理国理身而已,故言此家人之言也。太后怒曰:“安得司空城旦书乎?”【集解】:徐广曰:“司空,主刑徒之官也。”骃案:汉书音义曰“道家以儒法为急,比之於律令”。乃使固入圈刺豕。景帝知太后怒而固直言无罪,乃假固利兵,下圈刺豕,正中其心,一刺,豕应手而倒。太后默然,无以复罪,罢之。居顷之,景帝以固为廉直,拜为清河王太傅。【集解】:徐广曰:“哀王乘也。”久之,病免。
  今上初即位,复以贤良徵固。诸谀儒多疾毁固,曰“固老”,罢归之。时固已九十馀矣。固之徵也,薛人公孙弘亦徵,【集解】:徐广曰:“薛县在菑川。”侧目而视固。固曰:“公孙子,务正学以言,无曲学以阿世!”自是之後,齐言诗皆本辕固生也。诸齐人以诗显贵,皆固之弟子也。
  韩生者,【集解】:汉书曰:“名婴。”燕人也。孝文帝时为博士,景帝时为常山王太傅。【集解】:徐广曰:“宪王舜也。”韩生推诗之意而为内外传数万言,其语颇与齐鲁间殊,然其归一也。淮南贲生【索隐】:贲音肥。受之。自是之後,而燕赵间言诗者由韩生。韩生孙商为今上博士。
  伏生者,【集解】:张晏曰:“伏生名胜,伏氏碑云。”济南人也。故为秦博士。孝文帝时,欲求能治尚书者,天下无有,乃闻伏生能治,欲召之。是时伏生年九十馀,老,不能行,於是乃诏太常使掌故朝错往受之。秦时焚书,伏生壁藏之。其後兵大起,流亡,汉定,伏生求其书,亡数十篇,独得二十九篇,即以教于齐鲁之间。学者由是颇能言尚书,诸山东大师无不涉尚书以教矣。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