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繚子

作者: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5065 添加时间:2013/3/12 9:16:08
第一篇最后一篇
加载中...

  次以經卒,亡章者有誅,前一五行,置章於首;次二五行,置章於項;次三五行,置章於胸;次四五行,置章於腹;次五五行,置章於腰。如此,卒無非其吏,吏無非其卒,見非而不誥,見亂而不禁,其罪如之。

  鼓行交鬬,則前行進為犯難,後行進為辱眾。踰五行而前者有賞,踰五行而後者有誅,所以知進退先後,吏卒之功也。故曰:「鼓之前如雷霆,動如風雨,莫敢當其前,莫敢躡其後。」言有經也。

  〈勒卒令〉

  金、鼓、鈴、旗四者各有法。鼓之則進,重鼓則擊。金之則止,重金則退。鈴,傳令也。旂麾之左則左,麾之右則右,奇兵則反是。

  一鼓一擊而左,一鼓一擊而右。一步一鼓,步鼓也。十步一鼓,趨鼓也,音不絕,鶩鼓也。商,將鼓也。角,帥鼓也,小鼓,伯鼓也。三鼓同,則將、帥、伯其心一也。奇兵則反是。

  鼓失次者有誅,讙譁者有誅,不聽金、鼓、鈴、旗而有動者有誅。

  百人而教戰,教成,合之千人。千人教成,合之萬人。萬人教成,會之三軍。三軍之眾,有分有合,為大戰之法,教成,試之以閱。

  方亦勝,圓亦勝,錯邪亦勝,臨險亦勝。敵在山緣而從之,敵在淵沒而從之,求敵如求亡子,從之無疑,故能敗敵而制其命。

  夫蚤決先敵,若計不先定,慮不蚤决,則進退不定,疑生必敗。故正兵貴先,奇兵貴後,或先或後,制敵者也。世將不知法者,專命而行,先擊而勇,無不敗者也。

  其舉有疑而不疑,其往有信而不信,其致有遲疾而不遲疾,是三者戰之累也。

  〈將令〉

  將軍受命,君必先謀於廟,行令於廷,君身以斧鉞授將曰:「左、右、中軍皆有分職,若踰分而上請者死,軍無二令,二令者誅。留令者誅。失令者誅。」

  將軍告曰:「出國門之外,期日中設營,表置轅門,期之,如過時則坐法。」

  將軍入營,即閉門清道,有敢行者誅,有敢高言者誅,有敢不從令者誅。

  〈踵軍令〉

  所謂踵軍者,去大軍百里,期於會地,為三日熟食,前軍而行,為戰合之表。合表,乃起踵軍,饗士,使為之戰勢,是謂趨戰者也。

  興軍者,前踵軍而行,合表乃起,去大軍一倍其道,去踵軍百里,期於會地,為六日熟食,使為戰備,分卒據要害。戰利則追北,按兵而趨之。踵軍遇有還者誅之。所謂諸將之兵,在四奇之內者勝也。

  兵有什伍,有分有合,豫為之職,守要塞關梁而分居之。戰合表起,即皆會也。大軍為計日之食起,戰具無不及也,令行而起,不如令者有誅。

  凡稱分塞者,四境之內,當興軍踵軍既行,則四境之民,無得行者。奉王之命,授持符節,名為順職之吏,非順職之吏而行者誅之。戰合表起,順職之吏,乃行用以相參,故欲戰先安內也。

  〈兵教上〉

  兵之教,令分營居陳,有非令而進退者,加犯教之罪。前行者前行教之,後行者後行教之,左行者左行教之,右行者右行教之,教舉五人,其甲首有賞。弗教如犯教之罪。羅地者,自揭其伍,伍內互揭之,免其罪。

  凡伍臨陳,若一人有不進死於敵,則教者如犯法者之罪。凡什保什,若亡一人,而九人不盡死於敵,則教者如犯法者之罪。自什己上,至於裨將,有不若法者,則教者如犯法者之罪。

  凡明刑罰,正勸賞,必在乎兵教之法。

  將異其旗,卒異其章,左軍章左肩,右軍章右肩,中軍章胸前。書其章曰:某甲、某士。前後軍各五行,尊章置首上,其次差降之。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第一篇
最后一篇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