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繚子

作者: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5063 添加时间:2013/3/12 9:16:08
第一篇最后一篇
加载中...

  今國被患者,以重寶出聘,以愛子出質,以地界出割,得天下助卒,名為十萬,其實不過數萬爾。其兵來者,無不謂其將曰:「無為天下,先戰。」其實不可得而戰也。

  量吾境內之民,無伍莫能正矣。經制十萬之眾,而王必能使之衣吾衣,食吾食。戰不勝,守不固者,非吾民之罪,內自致也。天下諸國助我戰,猶良驥騄耳之駃,彼駑馬鬐興角逐,何能紹吾氣哉?

  吾用天下之用為用,吾制天下之制為制,修吾號令,明吾刑賞,使天下非農所得食,非戰無所得爵,使民揚臂爭出農、戰,而天下無敵矣。故曰:「發號出令,信行國內。」

  民言有可以勝敵者,毋許其空言,必試其能戰也。

  視人之地而有之,分人之民而畜之,必能內有其賢者也。不能內有其賢,而欲有天下,必覆軍殺將。如此,雖戰勝而國益弱,得地而國益貧,由國中之制弊矣。

  〈戰威〉

  凡兵,有以道勝,有以威勝,有以力勝。講武料敵,使敵之氣失而師散,雖形全而不為之用,此道勝也。審法制,明賞罰,便器用,使民有必戰之心,此威勝也。破軍殺將,乘闉發機,潰眾奪地,成功乃返,此力勝也。王侯如此,所以三勝者畢矣。

  夫將之所以戰者民也,民之所以戰者氣也。氣實則鬬,氣奪則走。

  刑如未加,兵未接,而所以奪敵者五:一曰廟勝之論;二曰受命之論;三曰踰垠之論;四曰深溝高壘之論;五曰舉陳加刑之論。此五者,先料敵而後動,是以擊虛奪之也。

  善用兵者,能奪人而不奪於人。奪者心之機也,令者一眾心也。眾不審則數變,數變則令雖出眾不信矣。

  故令之之法,小過無更,小疑無申。故上無疑令,則眾不二聽,動無疑事,則眾不二志,未有不信其心而能得其力者也,未有不得其力而能致其死戰者也。

  故國必有禮、親、愛之義,則可以飢易飽;國必有孝、慈、廉、耻之俗,則可以死易生。古者率民必先禮信而後爵祿,先廉耻而後刑罰,先親愛而後律其身。

  故戰者必本乎率身以勵眾士,如心之使四支也。志不勵則士不死節,士不死節則眾不戰。

  勵士之道,民之生不可不厚也。爵列之等,死喪之親,民之所營不可不顯也。必也因民所生而制之,因民所榮而顯之,田祿之實,飲食之親,鄉里相勸,死生相救,兵役相從,此民之所勵也。

  使什伍如親戚,卒伯如朋友。止如堵牆,動如風雨,車不結轍,士不旋踵,此本戰之道也。

  地所以養民也,城所以守地也,戰所以守城也,故務耕者民不飢,務守者地不危,務戰者城不圍。三者,先王之本務也,本務者兵最急。

  故先王專務於兵,有五焉,委積不多則士不行;賞祿不厚則民不勸;武士不選則眾不強;備用不便則力不壯;刑罰不中則眾不畏。務此五者,靜能守其所固,動能成其所欲。

  夫以居攻出,則居欲重,陣欲堅,發欲畢,闕欲齊。

  王國富民,霸國富士,僅存之國富大夫,亡國富食府,所謂上滿下漏,患無所救。

  故曰:「舉賢任能,不時日而事利;明法審令,不卜筮而事吉;貴功養勞,不禱祠而得福。」又曰:「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聖人所貴,人事而已。

  夫勤勞之師,將不先己,暑不張蓋,寒不重衣,險必下步,軍井成而飲,軍食熟而後飯,軍壘成而後舍,勞佚必以身同之。如此,師雖久,而不老不弊。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第一篇
最后一篇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