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七 天官书第五

作者:司马迁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9163 添加时间:2013/2/21 16:56:48
加载中...
  其一名曰地侯,主岁。岁行十度百十二分度之五,日行二十八分度之一,二十八岁周天。其所居,五星皆从而聚于一舍,其下之国,可重致天下。【正义】:重音逐陇反。言五星皆从填星,其下之国倚重而致天下,以填主土故也。礼、德、义、杀、刑尽失,而填星乃为之动摇。
  赢,为王不宁;其缩,有军不复。填星,其色黄,九芒,音曰黄锺宫。其失次上二三宿曰赢,有主命不成,不乃大水。失次下二三宿曰缩,有后戚,其岁不复,不乃天裂若地动。
  斗为文太室,填星庙,天子之星也。
  木星与土合,为内乱。饥,【正义】:星经云:“凡五星,木与土合为内乱,饥;与水合为变谋,更事;与火合为旱;与金合为白衣会也。”主勿用战,败;水则变谋而更事;火为旱;金为白衣会若水。金在南曰牝牡,【索隐】:晋灼曰:“岁,阳也,太白,阴也,故曰牝牡也。”【正义】:星经云:“金在南,木在北,名曰牝牡,年穀大熟;金在北,木在南,其年或有或无。”年穀熟,金在北,岁偏无。火与水合为焠,【集解】:晋灼曰:“火入水,故曰焠。”【索隐】:火与水合曰焠。案:谓火与水俱从填星合也。【正义】:焠,匆内反。星经云:“凡五星,火与水合为焠,用兵举事大败;与金合为铄,为丧,不可举事,用兵从军为忧;离之,军卻;与土合为忧,主孽卿;与木合,饥,战败也。”与金合为铄,为丧,皆不可举事,用兵大败。土为忧,主孽卿;【索隐】:案:文耀钩云“水土合则成炉冶,炉冶成则火兴,火兴则土之子焠,金成消烁,消烁则土无子辅父,无子辅父则益妖孽,故子忧”。大饥,战败,为北军,【正义】:为北,军北也。凡军败曰北。军困,举事大败。土与水合,穰而拥阏,【正义】:拥,於拱反。阏,乌葛反。有覆军,【集解】:徐广曰:“或云木、火、土三星若合,是谓惊立绝行。”其国不可举事。出,亡地;入,得地。金为疾,为内兵,亡地。三星若合,其宿地国外内有兵与丧,改立公王。四星合,兵丧并起,君子忧,小人流。五星合,是为易行,有德,受庆,改立大人,掩有四方,子孙蕃昌;无德,受殃若亡。五星皆大,其事亦大;皆小,事亦小。
  蚤出者为赢,赢者为客。晚出者为缩,缩者为主人。必有天应见於杓星。同舍为合。相陵为斗,【集解】:孟康曰:“陵,相冒占过也。”韦昭曰:“突掩为陵。”七寸以内必之矣。【索隐】:案:韦昭云必有祸也。
  五星色白圜,为丧旱;赤圜,则中不平,为兵;青圜,为忧水;黑圜,为疾,多死;黄圜,则吉。赤角犯我城,黄角地之争,白角哭泣之声,青角有兵忧,黑角则水。意,【集解】:徐广曰:“一作‘志’。”行穷兵之所终。五星同色,天下偃兵,百姓宁昌。春风秋雨,冬寒夏暑,动摇常以此。

  填星出百二十日而逆西行,西行百二十日反东行。见三百三十日而入,入三十日复出东方。太岁在甲寅,镇星在东壁,故在营室。
  察日行以处位【索隐】:案:太白晨出东方曰启明,故察日行以处太白之位也。太白。【索隐】:韩诗云“太白晨出东方为启明,昏见西方为长庚”。又孙炎注尔雅,以为晨出东方高三丈,命曰启明;昏见西方高三舍,命曰太白。【正义】:晋灼云:“常以正月甲寅与荧惑晨出东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四十日又出西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三十五日而复出东方。出以寅、戌,入以丑、未。”天官占云:“太白者,西方金之精,白帝之子,上公、大将军之象也。一名殷星,一名大正,一名荧星,一名官星,一名梁星,一名灭星,一名大嚣,一名大衰,一名大爽。径一百里。”天文志云:“其日庚辛;四时,秋也;五常,义也;五事,言也。人主义亏言失,逆时令,伤金气,罚见太白:春见东方,以晨;秋见西方,以夕。”曰西方,秋,【正义】:太白五芒出,早为月蚀,晚为天矢及彗。其精散为天杵、天柎、伏灵、大败、司奸、天狗、贼星、天残、卒起星,是古历星;若竹彗、墙星、猿星、白雚,皆以示变也。日庚、辛,主杀。杀失者,罚出太白。太白失行,以其舍命国。其出行十八舍二百四十日而入。入东方,伏行十一舍百三十日;其入西方,伏行三舍十六日而出。当出不出,当入不入,是谓失舍,不有破军,必有国君之篡。

首页 上一页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