榖梁传·成公(元年~十八年)

作者:国学馆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2280 添加时间:2013/1/31 17:02:04
加载中...
五年春,王正月,杞叔姬来归。妇人之义:嫁曰归,反曰来归。仲孙蔑如宋。
夏,叔孙侨如会晋荀首于谷。梁山崩。不日,何也?高者有崩道也。有崩道,则何以书也?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晋君召伯尊而问焉。伯尊来,遇辇者,辇者不辟。使车右下而鞭之。辇者曰:“所以鞭我者,其取道远矣。”伯尊下车而问焉,曰:“子有闻乎?”对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伯尊曰:“吾为此召我也。为之奈何?”辇者曰:“天有山,天崩之。天有河,天壅之。虽召伯尊如之何?”伯尊由忠问焉,辇者曰:“君亲素缟,帅群臣而哭之,既而祠焉,斯流矣。”伯尊至。君问之,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为之奈何?”伯尊曰:“君亲素缟,帅群臣而哭之,既而祠焉,斯流矣。”孔子闻之,曰:“伯尊其无绩乎,攘善也!”
秋,大水。
冬,十一月己酉,天王崩。十有二月己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邾子、杞伯,同盟于虫牢。
成公六年
六年春,王正月,公至自会。
二月辛巳,立武宫。立者,不宜立也。取鄟。鄟,国也。卫孙良夫帅师侵宋。
夏,六月,邾子来朝。公孙婴齐如晋。壬申,郑伯费卒。
秋,仲孙蔑、叔孙侨如帅师侵宋。楚公子婴齐帅师伐郑。
冬,季孙行父如晋。晋栾书帅师救郑。
成公七年
七年春,王正月,鼷鼠食郊牛角。不言日,急辞也,过有司也。郊牛日展斛角而伤,展道尽矣,其所以备灾之道不尽也。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又,有继之辞也。其,缓辞也。曰:亡乎人矣,非人之所能也,所以免有司之过也。乃免牛。乃者,亡乎人之辞也。免牲者,为之缁衣纁裳,有司玄端,奉送至于南郊。免牛亦然。免牲不曰不郊,免牛亦然。吴伐郯。
夏,五月,曹伯来朝。不郊,犹三望。
秋,楚公子婴齐帅师伐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杞伯救郑。
八月戊辰,同盟于马陵。公至自会。吴入州来。
冬,大雩。雩,不月而时,非之也。冬无为雩也。卫孙林父出奔晋。
成公八年
八年春,晋侯使韩穿来言汶阳之田,归之于齐。于齐,缓辞也,不使尽我也。晋栾书帅师侵蔡。公孙婴齐如莒。宋公使华元来聘。
夏,宋公使公孙寿来纳币。晋杀其大夫赵同、赵括。
秋,七月,天子使召伯来锡公命。礼有受命,无来锡命,锡命非正也。曰天子何也?曰见一称也。
冬,十月癸卯,杞叔姬卒。晋侯使士燮来聘。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人、邾人伐郯。卫人来媵。媵浅事也,不志。此其志何也?以伯姬之不得其所,故尽其事也。
成公九年
九年春,王正月,杞伯来逆叔姬之丧以归。传曰:夫无逆出妻之丧,而为之也。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公至自会。
二月,伯姬归于宋。
夏,季孙行父如宋致女。致者,不致者也。妇人在家制于父,既嫁制于夫。如宋致女,是以我尽之也。不正,故不与内称也。逆者微,故致女。详其事,贤伯姬也。晋人来媵。媵,浅事也,不志,此其志何也?以伯姬之不得其所,故尽其事也。

秋,七月丙子,齐侯无野卒。晋人执郑伯。晋栾书帅师伐郑。不言战,以郑伯也。为尊者讳耻,为贤者讳过,为亲者讳疾。
冬,十有一月,葬齐顷公。楚公子婴齐帅师伐莒。庚申,莒溃。其日,莒虽夷狄,犹中国也。大夫溃莒而之楚,是以其上为事也。恶之,故谨而日之也。楚人入郓。秦人、白狄伐晋。郑人围许。城中城。城中城者,非外民也。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 译文:《谷梁传》,榖梁传·成公(元年~十八年)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