榖梁传·僖公(元年~三十三年)

作者:国学馆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3794 添加时间:2013/1/31 16:58:12
加载中...
夏,狄伐晋。
秋,七月,禘于大庙,用致夫人。用者,不宜用者也。致者,不宜致者也。言夫人,必以其氏姓。言夫人而不以氏姓,非夫人也,立妾之辞也,非正也。夫人之,我可以不夫人之乎?夫人卒葬之,我可以不卒葬之乎?一则以宗庙临之,而后贬焉;一则以外之弗夫人,而见正焉。
冬,十有二月丁未,天王崩。
僖公九年
九年春,王三月丁丑,宋公御说卒。
夏,公会宰周公、齐侯、宋子、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葵丘。天子之宰,通于四海。宋其称子何也?未葬之辞也。礼,柩在堂上孤无外事。今背殡而出会,以宋子为无哀矣。
秋,七月乙酉,伯姬卒。内女也,未适人不卒,此何以卒也?许嫁笄而字之,死则以成人之丧治之。
九月戊辰,诸侯盟于葵丘。桓盟不日,此何以日?美之也。为见天子之禁,故备之也。葵丘之会,陈牲而不杀,读书加于牲上,壹明天子之禁,曰:“毋雍泉,毋讫籴,毋易树子,毋以妾为妻,毋使妇人与国事!”甲子,晋侯诡诸卒。
冬,晋里克杀其君之子奚齐。其君之子云者,国人不子也。国人不子何也?不正其杀世子申生而立之也。
僖公十年
十年春,王正月,公如齐。狄灭温,温子奔卫。晋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以尊及卑也,荀息闲也。
夏,齐侯、许男伐北戎。晋杀其大夫里克。称国以杀,罪累上也。里克弑二君与一大夫,其以累上之辞言之何也?其杀之不以其罪也。其杀之不以其罪奈何?里克所为杀者,为重耳也。夷吾曰:“是又将杀我乎?”故杀之,不以其罪也。其为重耳弑奈何?晋献公伐虢,得丽姬。献公私之,有二子,长曰奚齐,稚曰卓子。丽姬欲为乱,故谓君曰:“吾夜者梦夫人趋而来,曰:‘吾苦畏!’胡不使大夫将卫士而卫冢乎?”公曰:“孰可使?”曰:“臣莫尊于世子,则世子可。”故君谓世子曰:“丽姬梦夫人趋而来,曰:‘吾苦畏!’女其将卫士而往卫冢乎!”世子曰:“敬诺!”筑宫,宫成。丽姬又曰:“吾夜者梦夫人趋而来,曰:‘吾苦饥!’世子之宫已成,则何为不使祠也?”故献公谓世子曰:“其祠!”世子祠。已祠,致福于君。君田而不在。丽姬以鸩为酒,药脯以毒。献公田来,丽姬曰:“世子已祠,故致福于君。”君将食,丽姬跪曰:“食自外来者,不可不试也。”覆酒于地而地贲。以脯与犬,犬死。丽姬下堂而啼呼,曰:“天乎天乎!国,子之国也,子何迟于为君?”君喟然叹曰:“吾与女未有过切,是何与我之深也!”使人谓世子曰:“尔其图之!”世子之傅里克谓世子曰:“入自明!入自明则可以生,不入自明则不可以生。”世子曰:“吾君已老矣,已昏矣!吾若此而入自明,则丽姬必死;丽姬死,则吾君不安。所以使吾君不安者,吾不若自死。吾宁自杀以安吾君,以重耳为寄矣!”刎豆而死。故里克所为弑者,为重耳也。夷吾曰:“是又将杀我也。”
秋,七月。
冬,大雨雪。
僖公十一年
十有一年春,晋杀其大夫ぶ郑父。称国以杀,罪累上也。

夏,公及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阳谷。
秋,八月,大雩。雩月,正也。雩得雨曰雩,不得雨曰旱。
冬,楚人伐黄。
僖公十二年
十有二年春,王正月庚午,日有食之。
夏,楚人灭黄。贯之盟,管仲曰:“江、黄远齐而近楚。楚,为利之国也。若伐而不能救,则无以宗诸侯矣。”桓公不听,遂与之盟。管仲死,楚伐江灭黄,桓公不能救,故君子闵之也。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译文:《谷梁传》,榖梁传·僖公(元年~三十三年)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