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卷第七

作者:洪兴祖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736 添加时间:2013/3/14 17:01:27
加载中...

渔父章句第七
离骚

《渔父》者,屈原之所作也。屈原放逐,在江、湘之闲,忧愁叹吟,仪容变易。而渔父避世隐身,钓鱼江滨,欣然自乐。时遇屈原川泽之域,怪而问之,遂相应答。楚人思念屈原,因叙其辞以相传焉。《卜居》、《渔父》,皆假设问答以寄意耳。而太史公《屈原传》、刘向《新序》、嵇康《高士传》或采《楚词》、《庄子》渔父之言以为实录,非也。

屈原既放,身斥逐也。游于江潭,戏水侧也。行吟泽畔,
履荆棘也。颜色憔悴,皯霉,黑也。形容枯槁。□瘦瘠也。渔父见而问之怪屈原也。曰:“子非三闾大夫与?谓其故官。《史记》作欤。何故至于斯?”曷为遭此患也。《史记》云:何故而至此?屈原曰:“
举世皆浊众贪鄙也。一作:世人皆浊。《史记》作: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
我独清,志洁己也。众人皆醉惑财贿也。一云:巧佞曲也。我独醒,廉自守也。是以见放。”
弃草野也。一本此句末有“尔”字。渔父曰:隐士言也。“圣人不凝滞于物,不困辱其身也。《史记》云:夫圣人者。一本物上有“万”字。而能与世推移。随俗方圆。世人皆浊,人贪婪也。一作举世皆浊。《史记》云:举世混浊。何不淈其泥同其风也。《史记》
作:随其流。而扬其波?与沈浮也。五臣云:淈泥扬波,稍随其流也。众人皆醉,巧佞曲也。何不哺其糟从其俗也。
而歠其酾?食其禄也。《文选》酾作醨。五臣云:哺糟歠醨,微同其事也。哺,食也。歠,饮也。糟、醨,皆酒滓。何故深思高举,独行忠直。五臣云:深思,谓忧君与民也。自令放为?”远在他域。《史记》云:何故怀瑾握瑜而自令见放为?屈原曰:“吾闻之,受圣人之制也。新沐者必弹冠,拂土坌也。新浴者必振衣。去尘秽也。安能以身之察察,己清洁也。五臣云:察察,洁白也。《史记》云:又谁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蒙垢尘也。宁赴湘流,自沈渊也。《史记》作常流。常,音长。葬于江鱼之腹中。身消烂也。一无“之”字。《史记》云:而葬乎江鱼腹中耳。安能以皓皓之白,皓皓,犹皎皎也。皓,一作皎。五臣云:皓、白,喻贞洁。而蒙世俗之尘埃乎?”被点污也。一无“
而”字。尘埃,《史记》作温蠖。说者曰:温蠖、犹惛愦也。渔父莞尔而笑,笑离龂也。莞,一作苋。鼓枻而去,叩船舷也。枻,一作□。

歌曰:一本“歌”上有“乃”字。“沧浪之水清兮,喻世昭明。可以濯吾缨;沐浴升朝廷也。吾,一作我。五臣云:清喻明时,可以修饰冠缨而仕也。沧浪之水浊兮,喻世昏闇。可以濯吾足。”宜隐遁也。吾,一作我。五臣云:浊喻乱世,可以抗足远去。遂去,不复与言。合道真也。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上一篇:楚辞卷第六
下一篇:楚辞卷第十七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