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卷第四

作者:洪兴祖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6302 添加时间:2013/3/14 17:01:27
加载中...

九章章句第四
离骚

惜诵一作惜论。

涉江

哀郢

抽思

怀沙

思美人

惜往日

橘颂

悲回风

《九章》者,屈原之所作也。屈原放于江南之野,思君念国,忧心罔极,故复作《九章》。《史记》云:上官大夫短屈原于顷襄王,王怒而迁之,乃作《怀沙》之赋。则《九章》之作,在顷襄时也。章者,着也,明也。言己所陈忠信之道,甚着明也。卒不见纳,委命自沈。楚人惜而哀之,世论其词,以相传焉。卒,《释文》作●。《

骚经》之词缓,《九章》之词切,浅深之序也。五臣云:九义与《九歌》同。

惜诵以致愍兮,惜,贪也。诵,论也。致,至也。愍,病也。言己贪忠信之道,可以安君。论之于心,诵之于口,至于身以疲病,而不能忘。愍,一作闵。发愤以杼情。愤,懑也。杼,渫也。言己身虽疲病,犹发愤懑,作此辞赋,陈列利害,渫己情思,以风谏君也。杼,一作舒。所作忠而言之兮,言己所陈忠信之道,先虑于心,合于仁义,乃敢为君言之也。作,一作非。一本“忠”下有“心”字。指苍天以为正。春曰苍天。正,平也。设君谓己作言非邪,愿上指苍天,使正平之也。夫天明察,无所阿私,惟德是辅,惟恶是去,故指之以为誓也。令五帝以□中兮,五帝,谓五方神也。东方为太皞,南方为炎帝,西方为少昊,北方为颛顼,中央为黄帝。□,犹分也。言己复命五方之帝,分明言是与非也。一本作折中。戒六神与向服。六神,谓六宗之神也。《尚书》:禋于六宗。向,对也。服,事也。言己愿复令六宗之神,对听己言事可行与否也。一云:以乡服。
俾山川以备御兮,俾,使也。御,侍也。
命咎繇使听直。咎繇,圣人也。言己愿复令山川之神备列而处,使御知己志,又使圣人咎繇听我之言忠直与否也。夫神明照人心,圣人达人情,故屈原动以神圣自证明也。命,一作会。使,一作以。竭忠诚以事君兮,竭,尽。一本“君”下有“

子”字。反离群而赘□。群,众也。赘□,过也。言己竭尽忠信,以事于君,若人有赘□之病,与众别异,以得罪谪也。忘儇媚以背众兮,儇,佞也。媚,爱也。背,违也。言己修行正直,忘为佞媚之行,违偝众人,言见憎恶也。待明君其知之。须贤明之君,则知己之忠也。《书》曰:知人则哲。秦缪公举由余,齐桓任管仲,知人之君也。一本无“明”字。言与行其可迹兮,出口为言,所履为迹。
情与貌其不变。志愿为情,颜色为貌。变,易也。言己吐口陈辞,言与行合,诚可循迹。情貌相副,内外若一,终不变易也。故相臣莫若君兮,言相视臣下,忠之与佞,在君知之明也。所以证之不远。证,验也。言君相臣动作应对,察言观行,则知其善恶所证验之迹,近取诸身而不远也。一本“之”下有“而”字。
吾谊先君而后身兮,言我所以修执忠信仁义者,诚欲先安君父,然后乃及于身也。夫君安则己安,君危则己危也。羌众人之所仇。羌,然辞也。怨耦曰仇。言在位之臣,营私为家,己独先君后身,其义
相反,故为众人所仇怨。一本“羌”下有“然”字。一本“仇”下有“也
”字。专惟君而无他兮,惟,一作思,一作为。又众兆之所雠。兆,众也。百万为兆。交怨曰雠。言己专心思欲竭忠情以安于君,无有他志,不与众同趋,故为众所怨雠,欲杀己也。兆,一作人。一本“雠”下有“也”字。壹心而不豫兮,豫,犹豫也。羌不可保也。保,知也。言己专壹忠信,以事于君,虽为众人所恶,志不犹豫,顾君心不可保知,易倾移也。一本此句与下文,皆无“也”字。疾亲君而无他兮,疾,恶。有招祸之道也。招,召也。言己疾恶谗佞,欲亲近君侧,众人悉欲来害己,有招祸之道,将遇咎也。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上一篇:楚辞卷第三
下一篇:楚辞卷第十七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