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范卷中

作者:袁采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13881 添加时间:2013/3/11 16:57:18
加载中...
处己人之智识有高下

  【原文】人之智识固有高下,又有高下殊绝者。高之见下,如登高望远,无不尽见;下之视高,如在墙外欲窥墙里。若高下相去差近犹可与语;若相去远甚,不如勿告,徒费口颊舌尔。譬如弈棋,若高低止较三五着,尚可对弈,国手与未识筹局之人对弈,果何如哉?

  【译述】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及知识水平当然有高下之分,并且有的相差特悬殊,水平高的人看水平低的,就好像登高望远,远处景物一览无余;水平低的人看水平高的,就像在墙外的人想往墙里看,什么也无法看见,如果高低相差无几,那么还可以相互交流,如果二者相差甚远,那么,两个人不如干脆不要切磋,白费口舌罢了。就像下棋,双方的水平只差三五着,还可以下下。如果一个是国手,一个是根本不知道如何走的,两个人下棋,果真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评析】人的知识与见识,一方面来自天资,一方面来自后天教育学习。天资聪颖的人,能够过目成诵,出口成章,下笔成文。就如浑金璞玉,稍加琢磨,便大放异彩。古来大圣、大智者,绝大多数是这类人。而资质稍差的人,如果遇到名师指点,自己又心虚若谷,怀抱谦诚,严于律己,恭敬有礼,勤奋好学,不耻下问,善于思考,则也能够救弊救偏,成一番大事业,有一番大作为。又有些特别愚顽,真如榆木疙瘩,死活不开窍的,那也不必灰心,因为上天既然降生了他,便不会唾弃不管,必有一样适合他的工作,则多试几次,终能发现,用心钻研不难开拓天地。

  不必执着于学问一条道路。如果执着于学问一途,则不异于赶着牛车与汽车赛跑,如何赶得着。

  孔老夫子有一高徒颜回,死后孔子大哭,甚至伤了身体,众弟子说"子恸矣!"孔子曰:"不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是说:我悲痛过头了吗?我不为这个人悲伤,还为谁悲伤呢?又说:"唉!老天爷要我的命呀,要我的命呀!"孔子如此赏识颜回,可见颜回的学问与德行、天资都是相当高的,可是颜回谈到孔子时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未由也已。"

  以颜回之贤之用功,尚如此说,可见人之智识确实有高下。

  富贵不宜骄横

  【原文】富贵乃命分偶然,岂宜以此骄傲乡曲!若本自贫窭,身致富厚,本自寒素,身致通显,此虽人之所谓贤,亦不可以此取尤于乡曲。若因父祖之遗资而坐享肥浓,因父祖之保任而驯致通显,此何以异于常人!其间有欲以此骄傲乡曲,不亦羞而可怜哉!

  【译述】谁富谁贵,在人生中是极偶然的事,岂能因为富贵了就在乡里作威作福!如果本来贫穷,后来发财致富;本来出身微贱,后来身居高官,这种人虽然被人称为有才能,但也不能因此而在家乡过于招摇。如果因为祖先的遗产而过上富足生活,依靠父亲或祖父的保举而获得高官,这种人又与常人有什么区别?他们中如果有人想借这种富贵高官在乡邻面前炫耀,这种炫耀不仅是令人感到羞愧的,而且是令人感到可怜的。

  【评析】元代郑廷玉有《看钱奴》杂剧。写贫民贾仁因前生不敬天地,不孝父母,毁像谤佛,杀生害命,故受尽饥寒,以给人家挖土拓坯谋生。一日实在难受苦难,便在暗里祷告,说自己如能发财,如何如何斋僧建塔、多做善事。不久掘土之时发现一槽银砖。偷运回家,置起很大家业,但却为富不仁,并用欺骗手段买了周荣祖的儿子。在买周家儿子时,不念人家心酸窘迫,连说谎带骗,仅以一贯钱付周。而这"便买个泥娃娃儿,也买不的。"他看见店里的烧鸭子也要去抓一手油,以便咂着指头吃饭,被狗舔了一个指头便气出病来,临死还交代儿子要借别人的斧子把尸体剁为两段,装在马槽里,以节省棺材与斧子。结果不知银砖原是上天把周荣祖家的借给他用,死后又归周家所有。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上一篇:世范卷上
下一篇:世范卷下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