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三学七

作者:朱熹-南宋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3219 添加时间:2013/3/11 15:18:34
加载中...
◎力行

  学之之博,未若知之之要;知之之要,未若行之之实。〔祖道〕以下践行。

  善在那里,自家却去行他。行之久,则与自家为一;为一,则得之在我。未能行,善自善,我自我。〔节〕

  人言匹夫无可行,便是乱说。凡日用之间,动止语默,皆是行处。且须於行处警省,须是战战兢兢,方可。若悠悠汎汎地过,则又不可。〔升卿〕

  若不用躬行,只是说得便了,则七十子之从孔子,只用两日说便尽,何用许多年随著孔子不去。不然,则孔门诸子皆是呆无能底人矣!恐不然也。古人只是日夜皇皇汲汲,去理会这个身心。到得做事业时,只随自家分量以应之。如由之果,赐之达,冉求之艺,只此便可以从政,不用他求。若是大底功业,便用大圣贤做;小底功业,便用小底贤人做。各随他分量做出来,如何强得。〔僩〕

  这个事,说只消两日说了,只是工夫难。

  人於道理不能行,只是在我之道理有未尽耳。不当咎其不可行,当反而求尽其道。〔璘〕

  为学就其偏处著工夫,亦是。其平正道理自在。若一向矫枉过直,又成偏去。如人偏於柔,自可见。只就这里用工,须存平正底道理。虽要致知,然不可恃。书曰:'知之非艰,行之惟艰。'工夫全在行上。〔振〕

  问:"大抵学便要践履,如何?"曰:"固然是。易云:"学以聚之,问以辨之。"既探讨得是当,又且放顿宽大田地,待触类自然有会合处。故曰:'宽以居之。'何尝便说'仁以行之'!"〔谟〕

  某此间讲说时少,践履时多,事事都用你自去理会,自去体察,自去涵养。书用你自去读,道理用你自去究索。某只是做得个引路底人,做得个证明底人,有疑难处同商量而已。〔僩〕

  书册中说义理,只说得一面。今人之所谓践履者,只做得个皮草。如居屋室中,只在门户边立地,不曾深入到后面一截。〔人杰〕

  放教脚下实。〔文蔚〕

  人所以易得流转,立不定者,只是脚跟不点地。点,平声。〔僩〕

  问学如登塔,逐一层登将去。上面一层,虽不问人,亦自见得。若不去实踏过,却悬空妄想,便和最下底层不曾理会得。〔升卿〕

  学者如行路一般,要去此处,只直去此处,更不可去路上左过右过,相将一齐到不得。〔寿昌〕

  有个天理,便有个人欲。盖缘这个天理须有个安顿处,才安顿得不恰好,便有人欲出来。〔夔孙〕以下理欲、义利、是非之辨。

  "天理人欲分数有多少。天理本多,人欲便也是天理里面做出来。虽是人欲,人欲中自有天理。"问:"莫是本来全是天理否?"曰:"人生都是天理,人欲却是后来没巴鼻生底。"〔榦〕

  人之一心,天理存,则人欲亡;人欲胜,则天理灭,未有天理人欲夹杂者。学者须要於此体认省察之。〔椿〕

  大抵人能於天理人欲界分上立得脚住,则侭长进在。〔祖道〕

  天理人欲之分,只争些子,故周先生只管说"几"字,然辨之又不可不早,故横渠每说"豫"字。〔大雅〕

  天理人欲,几微之间。〔焘〕

  或问:"先生言天理人欲,如砚子,上面是天理,下一面是人欲。"曰:"天理人欲常相对。"〔节〕

  问:"饮食之间,孰为天理,孰为人欲?"曰:"饮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人欲也。"〔节〕

  有天理自然之安,无人欲陷溺之危。〔焘〕

  不为物欲所昏,则浑然天理矣。〔道夫〕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