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二学六

作者:朱熹-南宋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3313 添加时间:2013/3/11 15:18:33
加载中...
◎持守

  自古圣贤皆以心地为本。〔士毅〕

  圣贤千言万语,只要人不失其本心。〔夔孙〕

  古人言志帅、心君,须心有主张,始得。〔升卿〕

  心若不存,一身便无所主宰。〔祖道〕

  才出门,便千岐万辙,若不是自家有个主宰,如何得是!〔道夫〕

  心在,群妄自然退听。〔文蔚〕

  人只有个心,若不降伏得,做甚么人!一作:"如何做得事成!"〔僩〕

  人只一心。识得此心,使无走作,虽不加防闲,此心常在。〔季札〕

  人精神飞扬,心不在壳子里面,便害事。〔节〕

  未有心不定而能进学者。人心万事之主,走东走西,如何了得!〔砥〕

  "只外面有些隙罅,便走了。"问:"莫是功夫间断,心便外驰否?"曰:"只此心才向外,便走了。"〔端蒙〕

  人昏时,便是不明;才知那昏时,便是明也。〔广〕

  人心常炯炯在此,则四体不待羁束,而自入规矩。只为人心有散缓时,故立许多规矩来维持之。但常常提警,教身入规矩内,则此心不放逸,而炯然在矣。心既常惺惺,又以规矩绳检之,此内外交相养之道也。〔升卿〕

  今人心耸然在此,尚无惰慢之气,况心常能惺惺者乎!笔心常惺惺,自无客虑。〔升卿〕

  古人瞽史诵诗之类,是规戒警诲之意,无时不然。便被他恁地炒,自是使人住不著。大抵学问须是警省。且如瑞岩和尚每日间常自问:"主人翁惺惺否?"又自答曰:"惺惺。"今时学者却不如此。〔文蔚〕

  人之本心不明,一如睡人都昏了,不知有此身。须是唤醒,方知。恰如磕睡,彊自唤醒,唤之不已,终会醒。某看来,大要工夫只在唤醒上。然如此等处,须是体验教自分明。〔士毅〕

  人有此心,便知有此身。人昏昧不知有此心,便如人困睡不知有此身。人虽困睡,得人唤觉,则此身自在。心亦如此,方其昏蔽,得人警觉,则此心便在这里。〔广〕

  "学者工夫只在唤醒上。"或问:"人放纵时,自去收敛,便是唤醒否?"曰:"放纵只为昏昧之故。能唤醒,则自不昏昧;不昏昧,则自不放纵矣。"〔广〕

  心只是一个心,非是以一个心治一个心。所谓存,所谓收,只是唤醒。〔广〕

  人惟有一心是主,要常常唤醒。〔敬仲〕

  须是猛省!〔淳〕

  人不自知其病者,是未尝去体察警省也。〔升卿〕

  只是频频提起,久之自熟。〔文蔚〕

  学者常用提省此心,使如日之升,则群邪自息。他本自光明广大,自家只著些子力去提省照管他,便了。不要苦著力,著力则反不是。〔伯羽〕

  试定精神看一看,许多暗昧魍魉各自冰散瓦解。太祖月诗曰:"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天中万国明!"日未上时,黑漫漫地,才一丝线,路上便明。〔伯羽〕

  人常须收敛个身心,使精神常在这里。似担百十斤担相似,须硬著筋骨担!〔贺孙〕

  大抵是且收敛得身心在这里,便已有八九分了。却看道理有窒碍处,却於这处理会。为学且要专一。理会这一件,便只且理会这一件。若行时,心便只在行上;坐时,心便只在坐上。〔贺孙〕

  学者须常收敛,不可恁地放荡。只看外面如此,便见里面意思。如佛家说,只於□□都看得见。才高,须著实用工,少间许多才都为我使,都济事。若不细心用工收敛,则其才愈高,而其为害愈大。又曰:"昔林艾轩在临安,曾见一僧与说话。此僧出入常顶一笠,眼视不曾出笠影外。某所以常道,他下面有人,自家上面没人。"〔贺孙〕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