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学五

作者:朱熹-南宋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3542 添加时间:2013/3/11 15:18:30
加载中...
◎读书法下

  人之为学固是欲得之於心,体之於身。但不读书,则不知心之所得者何事。〔道夫〕

  读书穷理,当体之於身。凡平日所讲贯穷究者,不知逐日常见得在心目间否。不然,则随文逐义,赶趁期限,不见悦处,恐终无益。

  人常读书,庶几可以管摄此心,使之常存。横渠有言:"书所以维持此心。一时放下,则一时德性有懈。其何可废!"〔盖卿〕

  初学於敬不能无间断,只是才觉间断,便提起此心。只是觉处,便是接续。某要得人只就读书上体认义理。日间常读书,则此心不走作;或只去事物中羁,则此心易得汨没。知得如此,便就读书上体认义理,便可唤转来。〔贺孙〕

  本心陷溺之久,义理浸灌未透,且宜读书穷理。常不间断,则物欲之心自不能胜,而本心之义理自安且固矣。

  须是存心与读书为一事,方得。〔方子〕

  人心不在躯壳里,如何读得圣人之书。只是杜撰凿空说,元与他不相似。〔僩〕

  读书须将心贴在书册上,逐句逐字,各有著落,方始好商量。大凡学者须是收拾此心,令专静纯一,日用动静间都无驰走散乱,方始看得文字精审。如此,方是有本领。

  今人看文字,多是以昏怠去看,所以不子细。故学者且於静处收拾教意思在里,然后虚心去看,则其义理未有不明者也。〔祖道〕

  昔陈烈先生苦无记性。一日,读孟子"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忽悟曰:"我心不曾收得,如何记得书!"遂闭门静坐,不读书百馀日,以收放心;却去读书,遂一览无遗。〔僩〕

  学者读书,多缘心不在,故不见道理。圣贤言语本自分晓,只略略加意,自见得。若是专心,岂有不见!〔文蔚〕

  心不定,故见理不得。今且要读书,须先定其心,使之如止水,如明镜。暗镜如何照物!〔伯羽〕

  立志不定,如何读书?〔芝〕

  读书有个法,只是刷刮净了那心后去看。若不晓得,又且放下;待他意思好时,又将来看。而今却说要虚心,心如何解虚得。而今正要将心在那上面。〔义刚〕

  读书,须是要身心都入在这一段里面,更不问外面有何事,方见得一段道理出。如"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如何却说个"仁在其中"?盖自家能常常存得此心,莫教走作,则理自然在其中。今人却一边去看文字,一边去思量外事,只是枉费了工夫。不如放下了文字,待打叠教意思静了,却去看。〔祖道〕

  学者观书多走作者,亦恐是根本上功夫未齐整,只是以纷扰杂乱心去看,不曾以湛然凝定心去看。不若先涵养本原,且将已熟底义理玩味,待其浃洽,然后去看书,便自知。只是如此。老苏自述其学为文处有云:"取迸人之文而读之,始觉其出言用意与己大异。及其久也,读之益精,胸中豁然以明,若人之言固当然者。"此是他於学文上功夫有见处,可取以喻今日读书,其功夫亦合如此。又曰:"看得一两段,却且放心胸宽闲,不可贪多。"又曰:"陆子静尝有旁人读书之说,亦可且如此。"

  凡人看文字,初看时心尚要走作,道理尚见得未定,犹没奈他何。到看得定时,方入规矩,又只是在印板上面说相似,都不活。不活,则受用不得。须是玩味反覆,到得熟后,方始会活,方始会动,方有得受用处。若只恁生记去,这道理便死了。〔时举〕

  不可终日思量文字,恐成硬将心去驰逐了。亦须空闲少顷,养精神,又来看。〔淳〕

  读书闲暇,且静坐,教他心平气定,见得道理渐次分晓。季札录云:"庶几心平气和,可以思索义理。"这个却是一身总会处。且如看大学"在明明德"一句,须常常提醒在这里。他日长进,亦只在这里。人只是一个心做本,须存得在这里,识得他条理脉络,自有贯通处。〔赐〕季札录云:"问:'伊川见人静坐,如何便叹其善学?'曰:'这却是一个总要处。'"又云:"大学'在明明德'一句,当常常提撕。能如此,便有进步处。盖其原自此发见。人只一心为本。存得此心,於事物方知有脉络贯通处。"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