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三 鲁周公世家第三

作者:司马迁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3256 添加时间:2013/2/21 16:56:52
加载中...
周公旦者,周武王弟也。【集解】:谯周曰:“以太王所居周地为其采邑,故谓周公。”【索隐】:周,地名,在岐山之阳,本太王所居,後以为周公之菜邑,故曰周公。即今之扶风雍东北故周城是也。谥曰周文公,见国语。自文王在时,旦为子孝,【索隐】:邹诞本“孝”作“敬”也。笃仁,异於群子。及武王即位,旦常辅翼武王,用事居多。武王九年,东伐至盟津,周公辅行。十一年,伐纣,至牧野,【正义】:卫州即牧野之地,东北去朝歌七十三里。周公佐武王,作牧誓。破殷,入商宫。已杀纣,周公把大钺,召公把小钺,以夹武王,衅社,告纣之罪于天,及殷民。释箕子之囚。封纣子武庚禄父,使管叔、蔡叔傅之,以续殷祀。遍封功臣同姓戚者。封周公旦於少昊之虚曲阜,【正义】:括地志云:“兗州曲阜县外城即鲁公伯禽所筑也。”是为鲁公。周公不就封,留佐武王。
  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集,武王有疾,不豫,群臣惧,太公、召公乃缪卜。【集解】:徐广曰:“古书‘穆’字多作‘缪’。”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集解】:孔安国曰:“戚,近也。未可以死近先王也。”郑玄曰:“二公欲就文王庙卜。戚,忧也。未可忧怖我先王也。”周公於是乃自以为质,设三坛,周公北面立,戴璧秉圭,【集解】:孔安国曰:“璧以礼神,圭以为贽。”告于太王、王季、文王。【集解】:孔安国曰:“告谓祝辞。”史策祝曰:【集解】:孔安国曰:“史为策书祝也。”郑玄曰:“策,周公所作,谓简书也。祝者读此简书,以告三王。”“惟尔元孙王发,勤劳阻疾。【集解】:徐广曰:“阻,一作‘淹’。”若尔三王是有负子之责於天,以旦代王发之身。【集解】:孔安国曰:“大子之责,谓疾不可救也。不可救于天,则当以旦代之。死生有命,不可请代,圣人叙臣子之心以垂世教。”【索隐】:尚书“负”为“丕”,今此为“负”者,谓三王负於上天之责,故我当代之。郑玄亦曰“丕”读曰“负”。旦巧能,多材多,能事鬼神。【集解】:孔安国曰:“言可以代武王之意。”乃王发不如旦多材多,不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集解】:马融曰:“武王受命於天帝之庭,布其道以佑助四方。”用能定汝子孙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敬畏。【集解】:孔安国曰:“言武王用受命帝庭之故,能定先人子孙於天下,四方之民无不敬畏也。”无坠天之降葆命,我先王亦永有所依归。【集解】:孔安国曰:“言不救,则坠天宝命也;救之,则先王长有所依归矣。”郑玄曰:“降,下也。宝犹神也。有所依归,为宗庙之主也。”【正义】:坠,直类反。今我其即命於元龟,【集解】:孔安国曰:“就受三王之命於元龟,卜知吉凶者也。”马融曰:“元龟,大龟也。”尔之许我,我以其璧与圭归,以俟尔命。【集解】:孔安国曰:“许谓疾瘳。待命,当以事神也。”马融曰:“待汝命。武王当愈,我当死也。”尔不许我,我乃屏璧与圭。”【集解】:孔安国曰:“不许,不愈也。屏,藏。言不得事神。”周公已令史策告太王、王季、文王,欲代武王发,於是乃即三王而卜。卜人皆曰吉,发书视之,信吉。【集解】:孔安国曰:“占兆书也。”周公喜,开籥,乃见书遇吉。【集解】:王肃曰:“籥,藏占兆书管也。”周公入贺武王曰:“王其无害。旦新受命三王,维长终是图。【集解】:孔安国曰:“我新受三王命,武王维长终是谋周之道。”兹道能念予一人。”【集解】:马融曰:“一人,天子也。”郑玄曰:“兹,此也。”周公藏其策金縢匮中,【集解】:孔安国曰:“藏之於匮,缄之以金,不欲人开也。”诫守者勿敢言。明日,武王有瘳。
  其後武王既崩,成王少,在强葆之中。【索隐】:强葆即“襁褓”,古字少,假借用之。【正义】:强阔八寸,长八尺,用约小兒於背而负行。葆,小兒被也。周公恐天下闻武王崩而畔,周公乃践阼代成王摄行政当国。管叔及其群弟流言於国曰:“周公将不利於成王。”【集解】:孔安国曰:“放言於国,以诬周公,以惑成王也。”周公乃告太公望、召公奭曰:“我之所以弗辟【正义】:音避。而摄行政者,恐天下畔周,无以告我先王太王、王季、文王。三王之忧劳天下久矣,於今而后成。武王蚤终,成王少,将以成周,我所以为之若此。”於是卒相成王,而使其子伯禽代就封於鲁。周公戒伯禽曰:“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我於天下亦不贱矣。然我一沐三捉发,一饭三吐哺,起以待士,犹恐失天下之贤人。子之鲁,慎无以国骄人。”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