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诗外传》卷二

作者:韩诗外传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3502 添加时间:2013/2/1 10:39:38
上一篇/ 最后一篇
加载中...

楚庄王围宋,有七日之粮,曰:“尽此而不克,将去而归。”于是使司马子反乘闼而窥 宋城,宋使华元乘闼而应之。子反曰:“子之国何若矣?”华元曰:“惫矣!易子而食之, 骸而爨之。”子反曰:“嘻!甚矣惫。虽然,吾闻围者之国,箝马而抹之,使肥者应客。 今何吾子之情也?”华元曰:“吾闻君子见人之困则矜之,小人见人之困则幸之。吾望见吾 子似于君子,是以情也。”子反曰:“诺。子其勉之矣!吾军有七日粮尔!”揖而去。子反 告庄王,庄王曰:“若何?”子反曰:“惫矣!易子而食之,骸而爨之。”庄王曰: “嘻!甚矣惫。今得此而归尔。”子反曰:“不可。吾已告之矣,曰:军亦有七日粮尔。” 庄王怒曰:“吾使子视之,子曷为而告之?”子反曰:“区区之宋,犹有不欺之臣,何以楚 国而无乎?吾是以告之也。”庄王曰:“虽然,吾子今得此而归尔。”子反曰:“王请处 此,臣请归耳。”王曰:“子去我而归,吾孰与处乎此?吾将从子而归。”遂师而归。君子 善其平已也,华元以诚告子反,得以解围,全二国之命。诗云:“彼姝者子,何以告之。” 君子善其以诚相告也。
鲁监门之女婴相从绩,中夜而泣涕。其偶曰:“何谓而泣也?”婴曰:“吾闻卫世子不 肖,所以泣也。”其偶曰:“卫世子不肖,诸侯之忧也,子曷为泣也?”婴曰:“吾闻之异 乎子之言也。昔者、宋之桓司马得罪于宋君,出于鲁,其马佚而吾园,而食吾园之葵,是 岁、吾闻园人亡利之半。越王勾践起兵而攻吴,诸侯畏其威,鲁往献女,吾姊与焉,兄往视 之,道畏而死。越兵威者、吴也,兄死者、我也。由是观之,祸与福相反也。今卫世子甚不 肖,好兵,吾男弟三人,能无忧乎?”诗曰:“大夫跋涉,我心则忧。”是非类与乎! 高子问于孟子曰:“夫嫁娶者、非己所自亲也,卫女何以得编于诗也?”孟子曰:“有 卫女之志则可,无卫女之志则怠。若伊尹于太甲,有伊尹之志则可,无伊尹之志则篡。夫道 二:常之谓经,变之谓权,怀其常道,而挟其变权,乃得为贤。夫卫女、行中孝,虑中圣, 权如之何?”诗曰:“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尔不臧,我思不远。”
楚庄王听朝罢晏。樊姬下堂而迎之,曰:“何罢之晏也?得无饥倦乎?”庄王曰:“今 日听忠贤之言,不知饥倦也。”樊姬曰:“王之所谓忠贤者,诸侯之客欤?中国之士欤?” 庄王曰:“则沈令尹也!”樊姬掩口而笑。庄王曰:“姬之所笑,何也?”姬曰:“妾得于 王,尚汤沐,执巾栉,振衽席,十有一年矣;然妾未尝不遣人之梁郑之间,求美女而进之于 王也;与妾同列者、十人,贤于妾者、二人,妾岂不欲擅王之宠哉!不敢私愿蔽众美,欲王 之多见则娱。今沈令尹相楚数年矣,未尝见进贤而退不肖也,又焉得为忠贤乎!”庄王旦 朝,以樊姬之言告沈令尹,令尹避席而进孙叔敖。叔敖治楚,三年,而楚国霸。楚史援笔而 书之于策,曰:“楚之霸,樊姬之力也。”诗曰:“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樊姬之谓也! 闵子骞始见于夫子,有菜色,后有刍豢之色。子贡问曰:“子始有菜色,今有刍豢之 色,何也?”闵子曰:“吾出蒹葭之中,入夫子之门,夫子内切瑳以孝,外为之陈王法,心 窃乐之;出见羽盖龙旗裘旃相随,心又乐之;二者相攻中,而不能任,是以有菜色也。今 被夫子之文寖深,又赖二三子切瑳而进之,内明于去就之义,出见羽盖龙旗旃裘相随,视之 如坛土矣,是以有刍豢之色。”诗曰:“如切如瑳,如琢如磨。”
传曰:“而雨者,何也?”曰:“无何也,犹不而雨也。”“星坠木鸣,国人皆 恐,何也?”“是天地之变,阴阳之化,物之罕至者也,怪之、可也,畏之,非也。夫日月 之薄蚀,怪星之党见,风雨之不时,是无世而不尝有也,上明政平,是虽并至,无伤也;上 闇政险,是虽无一,无益也。夫万物之有灾,人妖最可畏也。”曰:“何谓人妖?”曰: “枯耕伤稼,枯耘伤岁,政险失民;田秽稼恶,籴贵民饥,道有死人;寇盗并起,上下乖 离,邻人相暴,对门相盗,礼义不修;牛马相生,六畜作妖;臣下杀上,父子相疑,是谓人 妖,是生于乱。”传曰:“天地之灾,隐而废也;万物之怪,书不说也。无用之变,不急之 灾,弃而不治;若夫君臣之义,父子之亲,男女之别,切瑳而不舍也。”诗曰:“如切如 瑳,如琢如磨。”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译文:《韩诗外传》,《韩诗外传》卷二
点击复制
分享到:
最后一篇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