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公【元年~十八年】

作者:公羊高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2362 添加时间:2013/1/31 17:28:35
加载中...



春王正月,公即位。继弑君不言即位,此其言即位何?如其意也。

三月,公会郑伯于垂。

郑伯以璧假许田。其言以璧假之何?易之也。易之则其言假之何?为恭也。曷为为恭,有天子之存,则诸侯不得专地也。许田者何?鲁朝宿之邑也。诸侯时朝乎天子,天子之郊,诸侯皆有朝宿之邑焉。此鲁朝宿之邑也,则曷为谓之许田?讳取周田也。讳取周田则曷为谓之许田?系之许也。曷为系之许?近许也。此邑也,其称田何?田多邑少称田,邑多田少称邑。

夏四月丁未,公及郑伯盟于越。

秋大水。何以书?记灾也。

冬十月。

◎ 桓公二年

春王正月,戊申,宋督弑其君与夷及其大夫孔父。及者何?累也。弑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曰:“有仇牧,荀息,皆累也。”舍仇牧、荀息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孔父?孔父可谓义形于色矣。其义形于色奈何?督将弑殇公,孔父生而存则殇公不可得而弑也,故于是先攻孔父之家。殇公知孔父死,己必死,趋而救之,皆死焉。孔父正色而立于朝,则人莫敢过而致难于其君者,孔父可谓义形于色矣。

滕子来朝。

三月,公会齐侯、陈侯、郑伯于稷,以成宋乱。内大恶讳,此其目言之何?远也。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所传闻异辞。隐亦远矣,曷为为隐讳?隐贤而桓贱也。

夏四月,取郜大鼎于宋。此取之宋,其谓之郜鼎何?器従名,地従主人。器何以従名?地何以従主人?器之与人非有即尔。宋始以不义取之,故谓之郜鼎。至乎地之与人则不然。俄而可以为其有矣。然则为取可以为其有乎?曰:“否。”何者?若楚王之妻媦,无时焉可也。戊申,纳于大庙。何以书?讥。何讥尔?遂乱受赂纳于大庙,非礼也。

秋七月,纪侯来朝。

蔡侯、郑伯会于邓离,不言会,此其言会何?盖邓与会尔。

九月入杞。

公及戎盟于唐。

冬,公至自唐。

◎ 桓公三年

春正月,公会齐侯于嬴。

夏,齐侯、卫侯胥命于蒲。胥命者何?相命也。何言乎相命?近正也。此其为近正奈何?古者不盟,结言而退。

六月,公会纪侯于盛。

秋七月壬辰朔,日有食之,既。既者何?尽也。

公子翚如齐逆女。

九月,齐侯送姜氏于欢。何以书?讥。何讥尔?诸侯越竟送女,非礼也。此入国矣,何以不称夫人?自我言齐,父母之于子,虽为邻国夫人,犹曰吾姜氏。

公会齐侯于欢,夫人姜氏至自齐。翚何以不致?得见乎公矣。

冬,齐侯使其弟年来聘。

有年。有年何以书?以喜书也。大有年何以书?亦以喜书也。此其曰有年何?仅有年也。彼其曰大有年何?大丰年也。仅有年亦足以当喜乎?恃有年也。

◎ 桓公四年

春正月,公狩于郎。狩者何?四狩也,春曰苗,秋曰蒐,冬曰狩。常事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远也。诸侯曷为必田狩?一曰乾豆,二曰宾客,三曰充君之庖。

夏,天王使宰渠伯纠来聘。宰渠伯纠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宰渠伯纠何?下大夫也。

◎ 桓公五年

春正月甲戌己丑,陈侯鲍卒。曷为以二日?卒之忄戍也。甲戌之日亡,己丑之日死而得,君子疑焉,故以二日卒之也。

夏,齐侯郑伯如纪。外相如不书,此何以书?离不言会。

天王使仍叔之子来聘。仍叔之子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仍叔之子何?讥。何讥尔?讥父老子代従政也。

[1] [2] [3] [4]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