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三梁家人传第一

作者:欧阳修 信息来源:杜曼早教网 浏览:1922 添加时间:2013/3/1 14:57:56
加载中...
新五代史·传呜呼,梁之恶极矣!自其起盗贼,至于亡唐,其遗毒流于天下。天下豪杰,四面并起,孰不欲戡刃于胸,然卒不能少挫其锋以得志。梁之无敌于天下,可谓虎狼之强矣。及其败也,因于一二女子之娱,至于洞胸流肠,刲若羊豕,祸生父子之间,乃知女色之能败人矣。自古女祸,大者亡天下,其次亡家,其次亡身,身苟免矣,犹及其子孙,虽迟速不回,未有无祸者也。然原其本末,未始不起于忽微。《易·坤》之初六曰:“履霜,坚冰至。”《家人》之初九曰:“闲有家,悔亡。”其言至矣,可不戒哉!梁之家事,《诗》所谓“不可道”者。至于唐、晋以后,亲疏嫡庶乱矣!作《家人传》。

  ◎文惠皇后王氏

  梁太祖母曰文惠皇后王氏,单州单父人也。其生三子:长曰广王全昱,次曰朗王存,其次太祖。后少寡,携其三子佣食萧县人刘崇家。太祖壮而无赖,县中皆厌苦之。崇患太祖慵堕不作业,数加笞责,独崇母怜之,时时自为栉沐,戒家人曰:“朱三非常人也,宜善遇之!”黄巢起,太祖与存俱亡为盗,从黄巢攻广州,存战死。居数岁,太祖背巢降唐,反以破巢,遂镇宣武。乃遣人以车马之萧县,迎后于崇家。使者至门,后惶恐走避,谓刘氏曰:“朱三落魄无行,作贼死矣,何以至此邪!”使者具道太祖所以然,后乃惊喜泣下,与崇母俱载以归,封晋国太夫人。

  太祖置酒太夫人前,举觞为寿,欢甚。太祖启曰:“朱五经平生读书,不登一第,有子为节度使,无忝于先人也。”后恻然良久曰:“汝能至此,可谓英特,然行义未必得如先人也!”太祖莫知其故,后曰:“朱二与汝俱从黄巢,独死蛮岭,其孤皆在午沟,汝今富贵,独不念之乎?”太祖泣涕谢罪,乃悉召存诸子以归。太祖刚暴多杀戮,后每诫之,多赖以全活。

  大顺二年秋,后疾,卜者曰:“宜还故乡。”乃归。卒于午沟。太祖即位,立四庙,追尊皇考为穆皇帝,后曰文惠皇后。

  ◎元贞皇后张氏

  太祖元贞皇后张氏,单州砀山县渠亭里富家子也。太祖少以妇聘之,生末帝。太祖贵,封魏国夫人。后贤明精悍,动有礼法,虽太祖刚暴,亦尝畏之。太祖每以外事访之,后言多中。太祖时时暴怒杀戮,后尝救护,人赖以获全。太祖尝出兵,行至中途,后意以为不然,驰一介召之,如期而至。

  郴王友裕攻徐州,破朱瑾于石佛山,瑾走,友裕不追,太祖大怒,夺其兵。友裕惶恐,与数骑亡山中,久之,自匿于广王。后阴使人教友裕脱身自归,友裕晨驰入见太祖,拜伏庭中,泣涕请死,太祖怒甚,使左右捽出,将斩之。后闻之,不及履,走庭中持友裕泣曰:“汝束身归罪,岂不欲明非反乎?”太祖意解,乃免。

  太祖已破朱瑾,纳其妻以归,后迎太祖于封丘,太祖告之。后遽见瑾妻,瑾妻再拜,后亦拜,凄然泣下曰:“兖郓与司空同姓之国,昆仲之间,以小故兴干戈,而使吾姒至此;若不幸汴州失守,妾亦如此矣!”言已又泣。太祖为之感动,乃送瑾妻为尼,后尝给其衣食。司空,太祖时检校官也。

  天祐元年,后以疾卒。太祖即位,追册为贤妃。初葬开封县润色乡,末帝立,追谥曰元贞皇太后,祔于宣陵。后已死,太祖始为荒淫,卒以及祸云。

  ◎陈昭仪

  昭仪陈氏,宋州人也,少以色进。太祖已贵,嫔妾数百,而昭仪专宠。太祖尝疾,昭仪与尼数十人昼夜为佛法,未尝少懈,太祖以为爱己,尤宠之。开平三年,度为尼,居宋州佛寺。

  ◎李昭容

  昭容李氏,亦以色进。尤谨愿,未尝去左右。太祖病,昼寝方寐,忽栋折,独李氏侍侧,遽牵太祖衣,太祖惊走,栋折寝上,太祖德之,拜昭容。皆不知其所终。

[1] [2] [3] [4]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