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读经家庭一个可期许的未来

作者:国学馆 信息来源: 浏览:10787 添加时间:2013/1/15 14:43:55

如果刚才所说的这些,既要广大,又要高明,而且尽其可能,而我们尽其可能只能够尽到现在的可能,我们还留着明天或许有更大的可能,那幺我们现在要让我们孩子接受什幺样的教育?首先我们提出来,接受一个完整的教育,至少我们尽量让他接受完整的教育。接受完整的教育是不是一定成为完整的人呢?不一定。但是,如果我们就让他接受不完整的教育,那要成为完整的人是很困难的。我们用这种比照的方法就可以去决定到底走哪一条路。你也可以去跟你的亲戚朋友,凡是对你有质疑的人解释清楚。就是我们追求一个完整的生命。要追求一个完整的生命。要追求完整的生命,我们就要给他完整的教育。怎幺样才完整?我们要有一个心态,这不是谁说完整就完整的。是可以拿出来衡量的,只要对方不固执就可以。

但是事情往往很不如意,有的人是固执的,那就没办法。我举个例子,有个母亲跟我说,她听过读经教育后,想想这是对的,要让她的孩子全天候读经。但是,她先生不赞成。我就跟她说你应该让他了解啊,他不了解当然不赞成,她说他就不想了解,我说你拿我的演讲光盘给他看,她说他不看,我说你拿我的手册给他看,她说他不看,我说你让他来参加我们的培训,她说他不来,我说为什幺这样呢,他可以比较比较啊,她说他怕被你说服了。(笑)我说我什幺时候在说服人啊,假如你认为我在说服你,那幺你误会我了,我确实不想说服别人,我确实认为天下的道理是客观的,而且只有一个道理,至少这个道理是层层上进,步步扩充,至少是如此。我的所有意见只不过是我认为最大量的最大层次的认识提供给人家。我常说如果有一个人能够告诉我,我哪方面有缺陷,我不够广大,我不够高明——他不要只是用一种逻辑推理说,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说他得到最广大最高明的道理了,每一个人都有缺憾的,纵使圣人也难免缺憾,所以,王财贵所说的道理是可以质疑的。他这样是什幺讲法呢?这叫逻辑的,比较空洞的判断,他只是一个原则的判断,当然我也不敢说我是已经尽了天下之最大最高最美,我不敢这样讲,他就说,那你一定还有缺点,你有缺点我为什幺还要按照你说的做。这讲起来好像有道理,其实他不踏实。怎幺才踏实,假如他真的在我面前,那你说说看,到底哪里还不够?不够广大不够高明,而你有更广大更高明的做法,假如你有,那我就跟着你走。假如没有,那你还是要跟着我走。

所以我们要怎幺做,刚才说要明白,要怎幺明白?要用一种方法。用什幺方法?十字打开。往横走,尽量求其广大,往纵走,尽量求其高明。如果这样你就得到道理的最高处,或是得到最真实的地方,所谓“最”就是你所能尽到的“最”,而不是客观的天地间的最。你能尽到这样的最高最大,你就心安理得,你就坦然无碍,你开放你的心灵,你会渐渐接近客观的“理无碍”,而你说照着这个道理所说的做,就渐渐接近“事无碍”,在实践上,要做到没有障碍。“理无碍”比起“事无碍”,“理无碍”是比较简单的,因为只要一个人心地清明,他总是可以在理上尽其可能求到最高。但是你认为应该做的事,应该行的理,在事上表现时,却发现人情是很复杂的。所以一个人对这一点也要事先警觉,不要认为道理上对了,事情就一定按照道理发展,有些时候,事情是有所曲折、多所阻碍的。要明白,人间的情,要明白,事物的理。

所以在这里就要加上“情理”跟“事理”,不是刚刚说的见解而已。你对教育有一个见解,你落下来在现实上实施,我们当然期待依照道理做的事很顺利,不过如果事情上遇到阻碍怎幺办,要知道人情世故啊。所以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困扰,我到各个地方去,让大家提问题,每一个人都会问,我家孩子现在怎幺样怎幺样,遇到什幺什幺事情,请问怎幺办。好像事照着这个道理做,应该什幺困难都没有,其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一个孩子的状况都不一样,他遇到每一天的事都不一样,所以这里就应该进入另一个境界,叫作“事无碍”。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国学大师讲座
于丹论语心得
于丹论语心得
播放:13226
翟鸿燊讲座全集
翟鸿燊讲座全
播放:346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