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智慧

作者:国学馆 信息来源: 浏览:4401 添加时间:2013/1/16 10:10:50

有一次我去新加坡演讲,开始我赞扬新加坡,说:这么一个小小城市,人口那么多,街道那么挤,但是,新加坡政府把它治理成一个花园城市——新加坡就是一个城,可能整个国家还没有深圳大,但它到处井井有条,家家庭院都种树,窗口都种花,车子都很斯文,路上没有一片纸屑,我说新加坡人了不起!他们都鼓掌。接着我又说:不过呢,听说新加坡人到马来西亚,就乱丢垃圾了,(众笑)因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就隔着一条海沟嘛,过了沟,就现出原形了!新加坡人听到我骂他们,骂得一针见血,更乐得哈哈大笑全体鼓掌(众笑、也鼓掌)。这是因为国家对人民没有信心,不信任人民,所以采用严刑峻罚,也真能维持社会安定的景象。但这种人民不一定就是真有品性道德真有文化涵养,他们只是守法的人民,这就是警察抓小偷的管理模式之结果。所以第一种老师很累,第二种老师也很累,而所教的学生都未必有真实的成就。

更进一步的是理想中的老师,他也不是不认真,也不是不去管束学生,但他认真有另外的方式,他管学生有另外的手法。就是:你与其努力挑砖头,为什么不把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学生看成是有生命的,他的生命是能发展的,或者认为他也是可以自动的?你与其「抓小偷」,何不把你的子民培养成有德的君子,警察不就轻松了?所以,现在的教育体制中,一个在学校里教学认真的老师,一个被人称为模范教师的老师,不一定是个好老师。他或许只是个「教育匠」,而不是「教育家」。我去学校演讲,常常分析这两个观念的不同。

我说有些老师很认真,管理学生很周到,布置作业特别多,批改作业一丝不苟,而且时常和家长联络。认真到最后,这个老师自己也受不了,又胃溃疡啦又肝病啦,我就说这个老师「活-该!」(先生笑,众亦笑),为什么活该?谁叫他要害人!怎么说这样认真的老师害人?他没有智慧,当然害人!(伯毅按:这里我们做读经老师和家长的也要仔细反省,我们虽然教学的内容比体制内学校恰当,但在教育的智慧上是否也如此通达圆融?)

所以做一个老师要有智慧,所谓的老师要有智慧,就是要对人性有深刻的了解,要通达人性!我们要知道,人都是有良心的——「良心」这个观念,我们讲得太多了,想必大家也都有相当的了解。今天我们换个说法——「人的生命深处,都有一种追求长进的动力,人性本来是光明的,而且他也希望自己是光明的!」老实说,一个人应该对人性要有这种深刻的体认,才可以生孩子养孩子,才可以让他当老师做教育。现实上的人,是真有一些毛病的,如怠惰懒散、自私自利、浮躁贪顽,但这些毛病都是外表的,都是在现实中蒙上的一层阴影而已。在这阴影之内,人还有他超越的、深刻的、内在的、本质性的能力!这才是真正的天性,人有如是光明的超越的天性!

所谓「天性」,笼统地说,是指一生下来就有,本来就有的「性质」或「性能」。如果完备地说,我们可以说人有两种天性:一种是《中庸》所说的「天命之谓性」的「性」,这是形而上的,超越的本性;但人也有另外一种「天性」,因为它也是从天而来,一生下来就有,诸如、好逸恶劳、愚昧盲从、争能斗胜、急功近利等等。但是严格来说,那《中庸》的「天命之谓性」之性,才是真天性!后面的那一种就不能叫「天性」,因为后一种的性,不是最原初的,不是超越的必然的,乃是属于阴阳气化以下的,形而下的偶然的「现实性」。这种现实性,只能叫做「动物性」。不过,既生而为人,有了此一形体,即佛家所谓「器界根身」,则亦必带有气化之杂,即亦必带有相当的动物性,甚至可以说那超越的本性,一生下来,就被动物性所包围了,外表上看,人,活脱脱地就是一只动物!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国学大师讲座
于丹论语心得
于丹论语心得
播放:5740
翟鸿燊讲座全集
翟鸿燊讲座全
播放:346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