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财贵:谈读经的节奏法与平读法

作者:国学馆 信息来源: 浏览:543 添加时间:2013/1/15 14:44:41

凡是所谓方法,大体是实务上的事,而凡是实务的事,其可选择的样式,是可以多样的。它们有的初看起来或许好一点,有的或许差一点,或者同一方法,表面上看起来谁操作得效果更好些,谁就差一些。但那千差万别,其所牵涉的条件既多,到头来,孰好孰坏,是很难判断的。所以我对所谓的方法,一向都没有很特定地主张或详细地介绍。因此有人若问我这一种或那一种方法好不好,哪一种比较好,我往往说:都不错,都很好。

但是如果客观地说,即从原则上说——不是由哪一个人的经验和习惯――来说,我们可以有一个基本原则:最平实的,是最永恒的。而越多花样的,它一时很活泼,有刺激性,效果看起来也好像比较好,但它是不能持久的,它最后反是死板的,乏味的。

以读经方法为例,有所谓的平读法或节奏法,甚至将来我们会引入吟诵法――读经法大概可以分为这三类。所谓平读法就是依照我们讲话的方式,长长短短,顺语气而下,是最自然的,(先生示范读)至于节奏法,它之所以有节奏感,是因为配合了音乐的拍子。每字占半拍,句逗也占半拍,前半拍是强音,后半拍是弱音,而下一句的起音,都要读在重音上。(先生示范读)所以凡是单数字的句子,本来每字半拍,加上句逗的半拍,全句刚好是整拍子,则其中每个字的速度平均即可,不必特别拉长,刚好最后的一个字落在强音上,而句逗是弱音,于是下一句的第一个字就自然从强音开始了。但是双数字的句子,则其中需要有一个字拉长为两个半拍,大体都拉在倒数第二个字上,(先生示范读)则双数字也就变成单数字的音节,譬如六个字的句子变成七个半拍,加上句逗的半拍,成为八个半拍,即四个整拍,于是接下去那句的头一个字也会落在强音上,就形成了很规则的节奏。(先生范读:论~语,学而第~一,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所以节奏法很容易学,听起来很有劲道,很能吸引人,因为它也是相当自然的。

虽然读经不必有固定的模式,不过综合起来,我现在或者从以前到现在,还是最支持平读法,因为刚才说了,最平实的是最永恒的。我并不排斥,但也不会特别鼓励节奏法,又因为近几年中华吟诵学会的努力,吟诵法渐渐回到人间,我可能会适量地引进吟诵法。不过,这一届暑期营我希望以平读法为主。当然,有些时候采用点节奏法,也是可以的,因为节奏法能让人提神,团体读起来,会产生一种气势。大家都喜欢精神奕奕,高潮迭起的气氛嘛。但不必太强调,因为这样很容易养成一种惯性,有些读经班的学生,在一个节奏法的环境下待过以后,他很无心地就用上了节奏法,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这种学理的分析,最后,不如此读,就没味道似的,于是那本来相当自然的读书声,就变得有些不自然了。

古人吟诵,也是有节奏的,但那节奏比较特别,比较讲究,大略以平仄为长音短音的标准,平长仄短,而文章往往平仄相间,所以没有那么整齐划一。而刚才所说的这种节奏法是很机械的,它是可以用节拍器打出来的。

我建议我们这一届营队尽量以平读法为主,偶尔用一用节奏法,提提神,壮壮气,也无不可。

点击复制
分享到:
国学大师讲座
于丹论语心得
于丹论语心得
播放:13248
翟鸿燊讲座全集
翟鸿燊讲座全
播放:346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