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财贵:解消疑难好读经

作者: 信息来源: 浏览:3688 添加时间:2013/3/25 17:15:31
「读经」教育,即是希望儿童在其性向纯净时,及早选取传统中有高尚意义的文化资材教养之。本来,教一个民族的幼苗接受其袓先的智慧的熏陶,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在这个时代里推广这样的读经教育,却备受质疑与责备甚或辱骂,以致于想要从事的人也信心缺缺,畏首畏尾。这是因为我们的教育理念老早出了问题,形成一个巨大的潮流,而一般人也未作深入的反省,以致受制于时代的风潮之故。

所以在现在这个时代里,要去教自己的小孩或教别人的小孩读经,是须有相当的见识与勇气的。你如果没有相当的见识与勇气,一下子就被撂倒了!我们应该面对这些质疑与责骂,理性地,平心静气地考察其来由,看出破绽,不要再被那些浮辞滥调所胁迫,然后才可以安然地教读下去,而且也敢于向他人推广。

其实,那些反对与质疑很简单,大要说来,只不过是两方面:一是因误会而有疑,一是出于偏邪的故意攻击。对于误会,吾人应当解释,对于故意,吾人应当正辞以破解之。

先说故意的偏邪一面。故意的偏邪完全出于五四以来一贯的「反传统」的心态。本来,「反传统」,如果是「反省传统」,则是表示一个民族的要求进步,这是任何一个有活力的民族常要做的事。但「反传统」如果变成是无条件的「反对传统」,乃至于必须「消灭传统」才甘心,那却是我们中华民国以来的特殊心态,是古今中外所罕见的变态心理。他们对凡有关传统的事,一概无情地攻击之,攻击「读经」,只不过是其中一环而已。但是「读经」一受攻击,则连接触文献深入了解的机会都断丧,其它一切传统的传承汲取皆失其根源,可以说是从「根」拔起。如今我们推广读经即是要从「根」救起,所以我们先要破解那些攻击!

因为五四以来的论调是很轻浅幼稚的,所以破解的方法也是很简单的。我们且看他们的攻击方式,只不过是用一些空洞无实的术语辱骂人罢了,当时的人们知识没有他们广,文章没有他们会写,理性萎缩,信心不足,于是听了咒骂就害怕了,被吓住了。其实归纳集合起来,他们的用语只不过是所谓「保守」、「复古」、「封建」、「八股」、「填鸭」、「死背」、「书呆子」、「食古不化」、「开倒车」等。(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辞语了!)而这些辞语都是空洞无聊的,我们且看如何应对:

首先,说「保守」。「保守主义」者,是为保住守住人类文化既有的成就而努力的人,他们主张不燥动,不妄为,本来就是文化的守护者所当有的态度。一个有理性的「保守主义者」,并不妨碍进步,英国有政党以「保守」为名,而不以为耻,为甚么五四要进步,就要用「保守」来骂人?其实,没有了「保守」的进步,往往是「妄作、凶」而已。所以问题应在于一个人是否有理性,而不在「保守」或「进步」。五四以来,不分青红皂白,把「传统」等同于「保守」,又把「保守」等同于「反对进步」,到疯狂时,不免就把「破坏」当成「进步」,这都是故意歪曲辞义!故意歪曲辞义以污蔑人而强狡辩,是五四时代善用的把戏!以下诸问题,莫不如此,吾人当随时警觉!

其次,说「复古」。如「古」有好处,而今失去,为什么不「复」一「复」?西方文艺复兴,便是由复古而得文化的新机,而且胡适不敢去骂佛家复其释迦尼之古,更不敢去骂基督徒复其耶稣之古、西方学者复其苏格拉底、柏拉图之古,单单反对中国复孔子之古,这样势利,真是岂有此理!须知,人生学问,有的是会随着时代而进步的,有的是无所谓进步不进步的。科学知识,是与日俱进的,不必复古。而智慧,不一定是进步的,成佛,成君子圣贤,逍遥,上天堂等,今人不一定比古人高,随时应该以古为师。胡适一批人迷信科学万能,认为「中国既无科学文明,也毫无精神文明」(胡适语),所以无「古」可「复」,一切以「现代化」为标准。几十年来,此观念已大大显出毛病,西方思想家正不遗余力自救了,不知中国人为何今天还怕「复古」?

[1] [2] [3] [4] [5] [6]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国学大师讲座
于丹论语心得
于丹论语心得
播放:14651
翟鸿燊讲座全集
翟鸿燊讲座全
播放:346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