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智慧

作者:国学馆 信息来源: 浏览:4404 添加时间:2013/1/16 10:10:50

孟丹梅问:我们在座的,都是长期做读经教育的。近来常听老师提到一个教育工作者,要有「智慧」。究竟什么是教育的智慧?今天想祈请老师进一步给我们解说解说!(众鼓掌)

先生:(笑)本来说好的,过年来这里,是要让我休息几天的,结果天天有节目,不得闲。(先生笑,众亦笑) 现在又提出个大问题来,叫我从何说起呢?就照刚才提到的怎么办读经班,一路谈下来好了。有人说读经班、读经私塾好办,有人说不好办,有人觉得读经的老师好当,有人觉得不好当。我认为昨天晚上赵升君说对了:「读经老师真的太占便宜了!」其实不应只是读经老师,而是天下所有老师都「占便宜」才是。但这要是一个有智慧的老师,用智慧来做教育,才能感受到这种效益。什么叫做「用智慧做教育」?直接对「教育的智慧」做概念的解释是没什么用的,我们不如从「怎么表现教育的智慧」来了解。原来所谓「智慧」,我们可以界定为:「对于高明或深远的事物及道理的洞见能力」,如果能见到高远的道理,而又能力行之,能力行之,而又能很快在自己现实生命中确实地实现出来,像颜渊那样,就更有智慧了。从教育的立场说,我常举教育有三个基本原则,本来,面对一件事,能从「基本原则」上思考之,已经可以断定是具有智慧心灵的人了,能思考之而真切见到其「基本原则」,真是有智慧了。所以,在教育的工作上,既然愿意思考而且能见到教育的「基本原则」,岂不就是「有教育的智慧」的人吗?进一步,如果能照「教育的基本原则」而行,我认为这个人几乎可以说就是一个「教育家」了。我所谓的教育三个基本原则:一是教育的时机要把握,二是教育的内容要把握,三是教育的方法要把握。不过,所谓教育的时机,往往是由家长把握的,不是老师能把握的,因为孩子送来受教时,或许已经错过时机了。而教育的内容,我们推广读经,极力劝导让学生读最有价值最高智能的书,这是很容易把握到的。今天,我就专从教育的方法上说,这是教育界容易忽略的一个区块,而今天所注重的,不是一般的教学法,乃是一个老师「如何做一个好老师」的「心法」。

如果一个老师是恶质的、怠惰的、懒散的,那他根本不足以为人师,这不在我们讨论范围内。但如果是负责任的老师,又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相当认真,花了很多力气去完成「任务」,这种认真,我们可以把它比喻做「挑砖头」。挑砖头的苦力是很费劲的,他依照「工头」的指示,一担一担死命地挑,工作完成了,他赚得了工钱,高兴地休息了。至于昨天为什么挑那种砖,今天为什么挑这种砖,为什么那些砖要摆在那里,这些砖又要摆在这里,明天又要挑那些砖去哪里,他是丝毫不管的。这种老师把孩子当砖头一样挑,把我们的孩子当死东西,也会有一定功效,就是把砖头从这里搬到那里的功效,把孩子从这个年级搬到那个年级的功效,老师不知道为何要这么搬,他所在意的,只是完成「领导」给他的「任务」,当然孩子也就在不知道为何这样被搬来搬去中长大。

另外一种方式,是比较用心的,真心地照顾学生,照顾得很周到——他一直提防着学生,生怕哪个学生出差错,学生一旦出差错他一定要管,管得很精到。这不是挑砖头的模式,是「警察抓小偷」的模式。这个警察,他执法很认真的啊!他为了维持社会的安定,要除暴安良,他很细心地去防止社会这里那里出问题。这类型的老师,很认真改作业、管秩序,他很警觉地防制学生在这里那里疏忽或作怪,这种老师往往能把一个班级管得很好。他比挑砖头好像好多了,但是,因为也没有进到「人性」的层次上,做「启发」的教育,这些学生只在老师按表操课、严格作业、精致管理的教导下,用功再用功,应试再应试,但是不是真有生命的长进呢?还是在他管理的这一段时间内,有家长所认为的成效,但过一阵子时间呢?转了一手,换了老师呢?孩子毕业了呢?这一辈子的意义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点击复制
分享到:
国学大师讲座
于丹论语心得
于丹论语心得
播放:5742
翟鸿燊讲座全集
翟鸿燊讲座全
播放:346
“亲子共读”公益项目元旦钜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