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简·爱》(Jane eyre) - (七)
[ 2012-2-10 9:27:00 | By: sky2011 ]
 

洗刷罪名
  半小时没到,下课的铃声就响了,学生们都到饭厅吃茶点去了。这时,天已很黑,我壮着胆下来,悄悄退到屋角,趴在地板上伤心地痛哭起来。我满心想在洛伍德做个好孩子,得到尊敬,得到爱。并且我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学习成绩全班第一。米勒小姐称赞我,坦普尔小姐鼓励我,同学们善待我。可现在我又被压倒,被践踏了。我还能再站起来吗?“绝不会。”我想到这儿,一心想死。
  有人走近我,我吃惊地抬头一看,是海伦·伯恩斯。她拿来了我的咖啡和面包。
  “来,简,吃点东西。”但我都给推开了,继续高声痛哭。
  海伦在我跟前坐下,胳膊环抱双膝,把头搁在膝盖上注视着我。
  “海伦,你干嘛和一个说谎的人在一块儿呢?”
  “不,简,你错了:没有一个人看不起你或者不喜欢你。我敢肯定,有很多人可怜你。”
  “可她们听了布鲁克哈斯特先生的活后,还会同情我吗?”
  “布鲁克哈斯特先生不是神,他连一个受人尊敬的普通人都算不上。在这儿,人们都不喜欢他。教师或同学们或许要冷眼看你一两天,但她们心里却隐藏着友情。而且,简……”她停住了。
  “什么,海伦?”
  “即便全世界都厌恶你,认为你很坏,只要你自己问心无愧,那么你仍然可以昂起头来。”
  “不,假如别人不爱我,我宁愿死而不愿活,孤独和被人讨厌,我是受不了的……。”
  “简,你太重视别人的爱了,你太任性了。我知道,你是无辜的,我们为什么要被不幸压倒、消沉下去呢?”
  我沉默起来。海伦说完话呼吸有些急促,轻轻咳嗽了一声。我即刻忘了自己的悲哀,暗暗担忧起她来。
  不久,又有一个人走进来。窗外的儿片浓云,被风吹散,月光洒进屋里,照着走近我们的人——坦普尔小姐。
  “我特意来找你,简·爱。”她说,“我要你到我屋里去一下,海伦·伯恩斯你也一起去。”
  到了她的屋子,她把我叫到她身旁。
  “一切都过去了吗?”她朝下看看我的脸,“你把悲哀都哭掉了吗?”
 “不,我怕永远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我感到冤枉,而你,还有其他人都会以为我很坏。”
  “不,我们将根据你的言行来看待你,孩子。希望你继续做个好孩子,你会使我们满意的。”
  她说着,用胳膊拢着我,“现在你告诉我,布鲁克哈斯特先生说的那位有恩于你的太太是谁?”
  “里德太太,我的舅妈。我舅舅死时,让她照料我。”
  “那么,简,如果你感到加在你身上的都是虚假的罪名,就在我面前尽量替自己辩护。把你记忆中认为真实的事情都说出来,一定不准添枝加叶,也不要夸张。”
  我默默考虑了几分钟,以便使我的叙述有条理一些。我竭力减少些憎恨和痛苦,把自己忧伤的童年故事全告诉了她。我觉得,但普尔小姐完全相信我。
  听完我的讲述,她吻了我一下,使我顿时感受到一种儿童的欢乐。她继续问海伦·伯恩斯:“今晚你感觉怎样,海伦?你今天咳得厉害吗?”
  “我想不算厉害,小姐。”
  “那胸口的疼痛呢?”
  “稍好了一点儿。”
  坦普尔小姐站起来,轻叹一声。她沉思片刻,打起精神,作出欢快的样子说:
  “你俩今晚是我的客人,我得款待款待你们才是。”她按铃吩咐送茶点来,然后打开一只抽屉取出一个纸包。一大块糕饼立刻出现在我们面前。当我们用她的精美食品满足饥饿的肠胃时,坦普尔小姐满意地微笑地看着我们。
  随后,她又让我们坐在火炉边烤火。我怀着对她的尊敬和钦佩听她与海伦谈话。她们谈论的事是我队未听过的:什么过去的时代和民族,什么辽远的国度,什么自然中的神秘等等。她们的知识何等丰富啊!我发现,她俩的脸上都发出一种圣洁的光芒。
  就寝的铃声响了,这是不能延迟的。坦普尔小姐一边拥抱亲吻我们,一边说:
  “上帝祝福你们,我的孩子!”
  我看到,坦普尔小姐拥抱海伦的时间比我长。为了海伦,她又一次伤心叹气,并抹去脸上一滴泪珠。
  一个星期之后,坦普尔小姐召集全校师生,宣告关于简·爱的罪状,经调查与事实不符,并说为我无罪而高兴。教师们和我握手,亲吻我,我的同伴也互相快乐的低语。
  就这样,我解除了一种悲伤的负担。从此,我重新振奋起来。不到几个星期,我就升了一班;不到俩月,就允许我学法文和绘画了。
  现在,我不愿意拿洛伍德和它的贫乏来换盖茨海德的舒适生活了。
  失去海伦
  春天来了,冬日的严寒离我们远去。过了四月,是晴朗恬静的五月。碧蓝的天空,温和的日光,其间吹拂着轻微的西风或南风。洛伍德到处是绿意,到处是鲜花。山泉像条急流,奔突无阻,发出阵阵喧嚣……我享受着这一切,感到自由自在。
  不过,之所以能够自由和欢乐是有原因的,由于卫生条件很差,加上缺乏营养和防治感冒不利,斑疹伤寒袭击洛伍德,全校八十名女孩中,一下子病倒了四十五个。学校的规章制度暂时行不通了,因为医生要求余下的孩子必须经常锻炼身体。于是,没有病倒的女孩获得了无限的自由,坦普尔小姐全身心地照料着病人,老师们忙着收拾行李,送走那些有幸被亲戚或朋友接走的学生。许多人则留在学校等死,孤儿院顿时变成一所医院。

 

 
 
  • 标签:儿童文学 简爱 
  •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