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简·爱》(Jane eyre) - (六)
[ 2012-2-10 9:25:00 | By: sky2011 ]
 

“这么说来,我应当爱里德太太,并祝福她的儿子约翰了?不,我做不到。”
  我向她一古脑儿倾诉了我在盖茨海德的痛苦遭遇。我以为她会指责我,没想到她却一言不发。
  “请问,”我不耐烦地说,“里德太太难道不是个心肠冷酷的坏女人吗?”
  “不错,她对你是不好,以至给你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可什么样的虐待都没给我留下这样的痕迹。这是因为,在我看来,生命太短促了,假如你尽可能地忘掉这些,你不就会快乐起来吗?何必费时费神为过去的不快而耿耿于怀呢?”
  这时,一个粗手大脚的大姑娘走来,大声嚷道:“海伦·伯恩斯,你再不马上收拾好你的抽屉,我就去报告史卡契德小姐。”
  海伦叹口气,没有答话,更没有拖延;站起来走了。
  当众受罚
  洛伍德孤儿院的生活条件是相当艰苦的:御寒的衣服不够,我们没有手套和长统靴。手和脚都生满冻疮。早晨将僵硬肿胀的脚趾伸进鞋里的时候,真是疼痛难忍。吃的东西也不够分,而且年纪大的女孩一有机会就诱骗、吓唬年龄小点的分出食物给她们。每当此时,我只能暗自流泪。
  在我来到这里的第三个星期,有天下午,全体师生起立,迎候一个满脸怒气的人,他就是牧师布鲁克哈斯特先生,正站在坦普尔小姐身旁。
  布鲁克哈斯特先生一开口就质问:“有件事使我大吃一惊。我和管家查帐的时候,发现两个星期前给学生吃过一次面包和干酪,这是怎么回事?我翻看学校规章,并没有这个规定。谁开的先例?有什么根据?”
  “先生,我对此事负责。”坦普尔小姐回答,“那天早餐做得很差,学生们简直难以下咽,我不敢让她们一直饿到吃午饭。”
  “小姐,你要知道。我教养这些女孩的目的,不是让她们习惯奢侈放纵,而是要她们吃苦、忍耐、克己。你喂饱了她们下贱的身体,却污染了她们不朽的灵魂。”
  坦普尔小姐目光笔直地凝视着前方,脸色像大理石般苍白,尤其她的嘴像雕塑似的紧闭着,眉头渐渐显出坚定的神色。
  这时,布鲁克哈斯特倒背着手,眼光扫视着全校学生。
  我一边观察着眼前发生的事情,一边尽量往后坐,并用书本遮住脸,以免被这个怪物发现。可是偏巧书本从我手中滑落下来,啪哒一声掉在地上,众人的目光立刻都吸引到我身上。
  “粗心大意的姑娘!”布鲁克哈斯特先生说,“我认得出是那个新来的学生。关于她我还有话要说呢。”接着高声喝道:“把这个女孩叫到前面来!”
  我吓瘫了。要不是两个大点的女生扶起我,把我椎到这可怕的判官面前,我自己是寸步难移的。
  坦普尔小姐轻轻扶着我,低声说道:“不要害怕,简,你不会挨罚的。”
  这时又听布鲁克哈斯特先生说道:“把那张椅子拿来,叫这孩子站在上面!”
  于是,我被搁在高高的椅子上。布鲁克哈斯特先生离我只有一英尺远。
  他清了清嗓子说:“坦普尔小姐,诸位老师和孩子们,你们都看见了这个孩子吗?这个女孩不是上帝的羔羊,你们一定要防备她,不要同她游戏,不要同她谈话,诸位老师,你们必须监督她,审视她的言行,惩罚她的肉体,来挽救她的灵魂。这个女孩是——一个说谎的人!”
停了片刻,他又说:“这是我从她的女恩人那里听来的。那位虔诚慈善的大大把孤苦伶汀的她当作亲生女儿抚养,可她却以忘恩负义报答,以至那位太太不得不把她送到这里来管教。诸位老师,监督她吧!”
  说完,他向坦普尔小姐微微一鞠躬,庄严地站起身往外走。临到门口,这位可恶的审判官又转过身来强调:“让她在这张椅子上再站上半个小时,今天任何人不得和她说话。”
  我曾经说过,不能忍受在房间里当众罚站的羞辱,可现在,我……正当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时候,一个女孩走到我跟前,她注视着我,眼里放射出一种奇异的光芒。海伦·伯恩斯的微笑,振作了我的精神,使我勇气倍增。我抬起头来,稳稳地站立在椅子上。

 

 
 
  • 标签:简·爱 儿童文学 
  •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