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简·爱》(Jane eyre) - (五)
[ 2012-2-9 8:55:00 | By: sky2011 ]
 
“伯恩斯,你的脚站歪了,还不快把脚尖朝外!”“伯恩斯,我非要你把头抬起来不可,我真讨厌你这副样儿。”
  书读过两遍就测验。对于多数人感到困难的问题,伯恩斯都能对答如流,可史卡契德小姐非但没夸她,反而找碴破口大骂:
  “你这个肮脏、讨厌的丫头,今天早晨怎么没洗干净你的指甲!”
  伯恩斯竟然沉默不语,令我吃惊。
  “为什么她不解释一下,说早晨的水结了冰?”我真纳闷。
  当我从屋角回到座位上时,只见伯恩斯在听从了史卡契德小姐的什么命令后马上走出教室,半分钟后返回,她拿着一束一头扎紧的树枝条,恭敬地行礼后递给了史卡契德小姐。她接过来对准她的脖子就是狠抽十二下。气得我手指在打颤,而伯恩斯却面不改色。
  “好个硬心肠的,没有什么能改变你懒惰的恶习!”史卡契德小姐恶狠狠地叫道。
  直到伯恩斯走过我的面前,我才留意看,一滴泪珠挂在她削瘦的面颊上。
  晚上,我在火炉边发现伯恩斯,她正专心致志地看书。
  “你姓伯恩斯,名字叫什么?”
  “海伦。”
  “你是从很远的地方来这儿的吗?”
  “我是从苏格兰的边远地区来的。”
  “你一定愿意离开这儿吧?”
  “不,为什么要离开呢?我是被送来受教育的,没达到这个目的,我怎么能走呢?”
  “可史卡契德小姐对你太残酷了。”
  “残酷吗?一点也不,她是严格。她不喜欢我的缺点。”
  “假如我是你,我就要反抗,夺下树枝,当面折断。”
  “我想你不该这样,否则,布鲁克哈斯特先生就要把你开除出校。而且圣经不是教我们要以善报恶吗?”
  “可当着众人的面被羞辱,我无法忍受。”
  “命中注定不能避免的事,就要忍。”
  我很惊奇她的回答,感到不能理解。
  “你说你有缺点,是什么呢?在我看来你很好。”
  “正像史卡契德小姐所说的,我懒惰,我粗心,我忽视规章制度、我在学习的时候看别的书,这都令她非常生气。”
  “坦普尔小姐对你也像史卡契德小姐一样严厉吗?”我问。
  一提起坦普尔小姐,一阵温存的微笑浮现在她脸上:“坦普尔小姐心地善良仁慈。她看到我的缺点,就温和地指出来。当我有什么值得称赞时,她就尽力表扬我。”
  “那坦普尔小姐上课的时候,你常走神吗?”
  “不,不常那样,因为她讲的知识我很喜欢。”
  “我一直这样希望,对你好的人你也对他好。可如果对残酷不仁的人容忍服从,只能是助长他们为所欲为。所以我们无故挨打时,就得狠狠回击。”
  “可是,善良的人们应当爱他们的仇人,并祝福他们。”
 
 
  • 标签:简·爱 亲子资源 
  •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