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简·爱》(Jane eyre) - (四)
[ 2012-2-9 8:49:00 | By: sky2011 ]
 

  黑夜很快过去了。我实在疲乏,连梦也没做。天还没亮,铃声已大作,女孩们起床穿衣,我也哆嗦着穿衣服。等我洗完脸,铃声又响起,大家便两个一排依次下楼走进那间寒冷而昏暗的教室。做完祷告,大家摆好桌椅,立刻有三位女士进来,每人走到一张桌子跟前。米勒小姐走向第四张桌子,围着这张桌子的都是年龄小的女孩,我也被安排在这一班。
  功课是长时间的读圣经,读完,天已大亮。等铃声又起,学生们走进另一个房间吃早餐。看见有东西可以吃,我多么高兴呵!昨天吃得太少,此刻我的肚子几乎饿瘪了。
  饭桌上放着几个热气腾腾的盆子,但传来的气味却令人作呕。我饥不择食去吃我的那份,才觉得这的确是一份令人恶心的早饭。周围大多数姑娘也都只吃几口就不再往下咽了。教师们的脸上也都流露出不满的神情。
  上课前的一段时间允许自由交谈。姑娘们的话题离不开这顿劣质的早餐。米勒小姐并不制止这种抱怨,显然她同情大伙儿。
  教室里的钟打了九点,米勒小姐站在教室中间叫道:“肃静,大家归位!”
  坐好之后一会儿,全体学生腾地一下共同起立,又一块坐下,所有目光都朝着一个方向——首席教师进来了,她就是昨天接待我的那位慈祥而文雅的女士。她被称作玛丽亚·但普尔小姐,是洛伍德学校的学监。
  坦普尔小姐给高班的学生讲授世界地理,其他教师给下几班的学生讲历史、文法课以及习字、算术。坦普尔小姐还给几个年龄大的女孩上音乐课。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坦普尔小姐对大伙儿说:“早餐你们吃不下去,现在一定都很饿,我已吩咐给大家准备一份面包和干酪小吃。”
  教师们惊异地看着她。“这事由我负责。”她向大家解释。
  面包和干酪一会儿就拿来分发了。全体学生欢天喜地。“到花园去!”
  教师们吩咐。
  花园是个宽大的围场,四周的高墙把外面的风景都挡住了。身体强健的姑娘们追逐、游戏,而苍白瘦弱的小女孩则挤在花园背风的一头取暖,不时传来肺结核患者所特有的干咳声。
我独自靠着一根柱子站着,用灰外套紧裹着身子,以抵御刺骨的寒冷。
  向四周望去,我看见门上方的一块石板上这样刻着:洛伍德孤儿院——本校由本郡布鲁克哈斯特庄园的诺米·布鲁克哈斯特所建。
  我正读着,背后传来一声咳嗽,回头一看,有个小女孩儿在那儿看书。
  我凑过去问:“这书有趣吗?”
  “我挺喜欢的。”小女孩边回答边仔细地端详我。
  “你能不能告诉我洛伍德孤儿院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现在住的房子,我想你也是个孤儿对吗?这里收养的全是孤儿。”
  “他们不收钱白养活我们吗?”
  “不,得交费,一般由自己的亲友交,每人每年十五镑。不足的部分靠本地区和伦敦的好心人捐助。”
  “诺米·布鲁克哈斯特是谁呢?”
  “噢,她是个有钱的老太太,她的儿子控制掌握这里的一切。”
  “那么这些房子不是坦普尔小姐的?”
  “嗯,我倒愿意这一切都属于她。她得听布鲁克哈斯特的。我们的吃喝穿用都是这位先生买的。”
  “你来这儿多久了?”
  “两年了。”
  “你是孤儿吗?”
  “我母亲死了。”
  正在这时,开午饭的铃声响了,大家都回到屋里。午饭依旧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和早餐相比好不了多少。我尽力吞咽着用烂土豆和臭肉丝煮出来的杂烩,只是嘀咕是否每天都吃这样的东西。
  午饭之后,继续上课,直到五点结束。
  下午上历史课时,偏偏是那个上午同我交谈的小女孩,不知什么原因被撵了出去,到大教室中间罚站。我不明白教师为什么要这样,因为这种处分会深深伤害一个人的自尊心,特别是对她这样大的女孩,看上去她只有十二岁或稍大些。然而令我更惊讶的是,她既不哭,也不脸红。
  “她怎么能够这样心平气和地忍受这种羞辱?”我很想知道她究竟是好女孩还是坏女孩?五点过后,我们吃了晚餐。只有一杯咖啡、半片黑面包,吃完还是饿。
  接着,游戏半小时,然后学习。睡前,每人一杯清水、一片面包,还要作祷告。
  在洛伍德孤儿院的第一天就这样度过了。
  认识海伦
  第二天和头天一样,借着昏暗的灯光起床。刺骨的寒风从窗缝里钻进来,使罐子里洗脸的水都结了冰。
  祈祷和诵读圣经老也没完,我觉得快要冻死了。终于盼来了早餐,这次的虽然没有怪味,可给的少得可怜。我那份就更少,若能多加一倍该有多好啊!
  从这天起,我被编入第四班学习。开头因为不习惯背诵,觉得课文又长又难。科目频繁变动,也使我晕头转向。下午三点左右。史密斯小姐给我一件针线活儿,叫我坐到教室安静的一角去。这堂课,大部分同学都在学缝纫,只有一班围着史卡契德小姐在读书。我听到史卡契德小姐在不断地责骂我头天认识的那个伙伴。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