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简·爱》(Jane eyre) - (三)
[ 2012-2-9 8:48:00 | By: sky2011 ]
 
贝西和阿波特退了出去。里德太太粗暴地把我推回红房间,砰地一声,又把我锁了进去。
  她刚离去,一种猛烈的眩晕使我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我生了一场大病,病中听见贝西对阿波特说里德太太打算送我去一所寄宿学校。她们以为我睡着了,还谈起我的身世。我第一次得知我的父亲是个穷牧师,因母亲不听从亲戚朋友的规劝同他结婚,我外祖父异常生气,一个先令没给就同她断绝了关系。父母结婚一年后,父亲在他的教区访贫问苦时染上伤寒,母亲受他的传染,一个月内,双双去世。
  进孤儿院
  一月十九日早上六点钟我就要坐公共马车离开盖茨海德庄园了。
  不到五点,我借着窗外射进的月光,洗了脸,穿好了衣服。整个庄园只有贝西起了床,在育儿室生了火,并替我做了早餐。她还极力劝我多吃几匙煮开的热牛奶和面包。但我吃不下去。贝西就用纸包了几块饼干放进我的旅行包,然后帮我穿上外套,戴上帽子,一起离开了育儿室。当经过里德太太卧室,贝西要我进去告别时,我说,“不,贝西。昨晚她到我床前对我说,今早不必去打扰她,也不必惊动表兄妹。她要我记住,她一向是我最好的朋友,应感谢她。”
  “你说了什么,小姐?”
  “没说什么。我用被单捂住脸,转过身朝向墙壁。”
  “这样做不好,小姐,”
  “不,这样做是对的,贝西。你的女主人是我的仇人。”
  “简小姐,不要这样说。”
  “别了,盖茨海德!”穿过大厅时,我忍不住大声喊道。
  车来了,四匹马拉的车,满载着乘客和箱笼。我的行李箱提上了车,我紧紧抱着贝西的脖子同她吻别。车轮转动起来,把我载向神秘而遥远的地方。
  旅途的情景我记不得什么了,只感觉那一天格外的漫长,好像走了好几百里,路过几座小城镇,直到一个较大的镇子上才作了短暂的歇息。继续上路后不久,我竟然睡着了,是马车的停顿使我惊醒过来。车门开了,一个妇人站在车旁问:
  “车上有个叫简·爱的小女孩吗?”
  我答道,“有!”便被抱下了车。卸下我的行李箱,公共马车便匆匆驶走了。
  我环顾四周,满天风雨,漆黑一片。我模模糊糊看到前面有一扇门开着。随着接我的妇人走进门去,才清清楚楚看见几所房屋,许多窗子点着灯。我们来到一间生着火的屋子,我被单独留在那儿。
  我用炉火烤暖了冻得麻木的手指,打量四周:显然这是间会客室,虽不如盖茨海德庄园的客厅富丽宽敞,但也相当舒适了。
  这时,进来一位黑头发、黑眼睛、身材高大的女士,另一个尾随其后。
  “这孩子才这么一点大,怎么就让她单独上这儿来!”高个的女士说完,又端详了我一会儿,接着说:“还是早点儿让她睡觉吧,看她样子太疲倦了。小姑娘,你累了吗?”她又转而间我,井把手放在我肩上。
  “有点儿,小姐。”
  “哦,那肯定也饿了,让她睡前吃点东西,米勒小姐。小姑娘,你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吗?”
我告诉她我没有父母。她又问我他们死了多久,我多大、叫什么名字,能不能读、写和做点针线活儿。她还轻轻地抚摸了我的脸颊,说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好孩子。然后她叫米勒小姐带我离开这里。
  米勒小姐领着我穿过一些房间,走进了一间宽敞的长形屋。屋内摆着很大的桌子,每一头两张。一群九至二十岁的女孩围坐在桌旁。她们穿着统一的棕色服装,正在学习。
  米勒小姐示意我坐下。她走到屋子另一头喊道:“班长,收起课本,放到一边去。”
  四个高个女孩子分别从各张桌前站起,按着她的要求做了。米勒小姐又发布命令,“班长,把晚饭的托盘拿来。”
  四个女孩一会儿一人端着一只盘子回来了。每个盘子都放着分成碎块的燕麦饼和一罐水,一只杯子。
  我因过于兴奋和疲惫,没吃任何东西,只喝了几口水。
  饭后,祷告,然后各班同学两人一排,纵队上楼。困乏之中我只觉得寝室也像教室一样很长很长。米勒小姐帮我脱掉衣服。躺下时我看了一眼那长排的床,每个床上都迅速地睡上了两个人。十分钟后,唯一的一盏灯熄了。
 
 
发表评论:
载入中...